返回列表頁

  • Mia分享她去瑞士的經驗,瑞士面積雖不大(瑞士41,284平方公里,比台灣35,980大一點),但就分成了26個州(其中6個為半州),是一個聯邦制國家,各州享有憲法上永久地位,擁有各自的憲法、議會、政府及法院,在聯邦憲法下地位平等(半州在聯邦院僅有一名代表,非半州者每州各有兩名代表,其他權力則與各州相同),26個州竟有26種刑事訴訟規則!相較於其他國家,瑞士各州的獨立性及自治性很高。

    瑞士由3個主要語言及文化區所組成,分別為德語區、法語區及意大利語區,而後加入了羅曼什語(Romansh)區。雖然瑞士人中德語人口居多數,但瑞士並未形成單一民族及語言的國家。對國家強烈的歸屬感則來自於共同的歷史背景及價值觀,如聯邦主義及直接民主制等

    瑞士人一年到頭都在行使他們的公投權,而且,一次公投,往往就有幾十個法案,內容琳瑯滿目,涉及了社會、文化、政治、教育、財政各層面,比如說,今年518日舉行的多項公投議案中最引人矚目的最低工資法案(若通過,將是全球最優厚,每小時25美元),就被76%的選民投下了反對票,以壓倒性的否決告終。同次公投中表決的議案還包括是否斥資31億瑞郎購買22架瑞典薩博JAS-39鷹獅戰鬥機、是否該終身禁止被定罪的戀童犯人從事與兒童有關工作等等。

    Mia的《聲動樂團》這次受邀去瑞士參加湖濱藝術節演出,就在日內瓦湖畔。她說,她第一天去勘察場地時,覺得好奇怪,這個湖邊,明明有好多美麗的表演舞台,但是,他們表演的地點,卻是一個不太起眼的、沒有舞台的岸邊。後來她才知道,這個區域,在過去家中沒有洗澡設備的年代,可以算是公共澡堂,湖邊還保存著當時的一間間木頭更衣室。這裡,本來也要被「都更」掉的,還好透過公投而保存了下來。瑞士人認為,在日內瓦湖畔,一定要保留下每個人都可以負擔得起的遊憩地點,不應該只有高級的旅館、餐廳。也為了持續活化這個文史景點,每年夏天都會舉行連續53天、每天清晨的音樂會,從天然美景、歷史資源、到藝文表演,瑞士人都展現了「資源共享、平等分配」的精神。

    由於政治中立,許多國際組織將辦事處設於瑞士。瑞士為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及日內瓦公約的發源地,於2006年起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理事國。除了聯合國歐洲總部外,瑞士還設有其他聯合國機構如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勞工組織(ILO)、國際電信聯盟(ITU)、聯合國難民署(UNHCR)等,另有包括世界貿易組織在內約200個國際組織。每年於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聚集全球商界及政界重要人士討論包括衛生保健及環境等重要議題。

    感覺,在這樣的環境下,瑞士人的國際視野是開闊的,他們關心的不只是自己國家的幸福,更是時時刻刻把觸角延伸到相對困難、匱乏的國家,懸念著如何能夠讓我們所生存的世界更美好。

    這次去瑞士剛好遇到她們的國慶日,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放煙火的儀式好簡單,沒有表演節目、沒有長官致詞、沒有政客造勢,就是單單純純的放煙火,放玩了,一切又回歸寧靜。

    另外,可以看到好多小朋友,在公共場合很獨立地在活動,不管是在水邊、或是趴在地上玩,要是在台灣,恐怕早就有緊張的家長在旁邊說:「不行!壞壞!」「唉呦,好髒!」或者忙著幫孩子拍照、打卡了。

    對比之下,看到台灣人的生命彷彿總是在填空,用各種娛樂、資訊、活動、美食、親情、友情、愛情,想要把內心的空虛填滿,然而,只要所作所為的動機是來自匱乏、而不是來自真情的滿足感,就注定永遠填不滿,如餓鬼一般,不可能得到幸福。

    生命的價值是什麼?所為何來?顧肚腹(經濟)和顧佛祖(理想)一點也不衝突。眼中只有中國市場,不可能有競爭力。 

    十幾年來,台灣社會沒有理想,但也沒有得到利益啊!執政黨的政策仍是高房價、高汙染、耗能源、低工資,叫我們要看不起自己,不可以想要學瑞士、荷蘭。我們失去了理想、也失去了方向,再也無法全方位看事情,資訊無法全面吸收,我們怎麼可能沒有利益損失?被賣了也不知道!

    延伸閱讀:從瑞士新加坡看台灣獨立——曹長青在美西台灣人夏令營的演講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台灣的德古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與月光族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