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根據《魯賓遜漂流記》的續集,他確實來過,只不過,續集沒有第一本那麼暢銷,所以,較不為人所知。在這趟旅程中,魯賓遜先造訪了之前住了28年的小荒島,然後,繼續前往巴西,馬達加斯加,在往中國的路上,下錨於福爾摩沙,短暫停留,之後再由南而北穿越中國,經西伯利亞回到歐洲。 

    魯賓遜應該是西方世界中第一位拜訪福爾摩沙的虛構人物。今天,我翻開了音樂家魏樂富所寫的「福爾摩沙的虛構與真實」,才知道了這段小插曲。 

    書中魏樂富收集了從大航海時代開始、具有「異國情調」的福爾摩沙故事,從歐洲人所寫的烏托邦式嘲諷小說,清國文人的遊記,19世紀西方探險家、傳教士的日誌,到日本政府、中華民國政府所泡製的現代傳說。 

    這些故事,大多來自國內正統研究者比較不注意的外語文獻,充滿了瑰麗、誇大、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簡直可以讓正版的台灣通史瞬間落漆,比如說,有一個法國蓋仙薩瑪納扎(George Psalmanaazaar)假裝自己是福爾摩沙人,在1705年出版了一本長達三百頁的《福爾摩沙歷史與地理的描述》,他熟練地模擬「客觀」、「學術」論文的風格和語調,成功地欺騙了大眾,有人因此提議讓他在牛津大學中教授「福爾摩沙文」,以訓練未來的傳教士。與其說這些故事在講述福爾摩沙的歷史,它們其實更透露了說故事者的文化背景與意圖。 

    幾百年前的那些故事,我們今日讀起來,或許覺得誇張、可笑,然而,比較近代的,從國姓爺、吳鳳、莎韻之鐘、九族文化村、到小琉球島上的烏鬼洞,我們身邊難道不是還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傳說」嗎?傳說「中華民國」住的人頭都比身體重,叫大頭人,又名天龍人,統治一族叫「水母」! 

    這本書的最後一節,引用了一個匿名德國人所寫的散文《將台灣歸還德國》:「因為荷蘭人是台灣/福爾摩沙的創始人,而且因為當年的低地國(荷蘭)隸屬於古老的日耳曼帝國,因此,台灣實際上是屬於德國的,而且應該與它『重新統一』。」那個匿名德國人,就是魏樂富他自己啦。

    本書的審定者、中研院台史所翁佳音教授在序文中寫道:「老魏故意虛構這幾頁,是要鋪陳土地屬於生活於斯的不同血系人民。不過,他『故意』插入這段小說,卻讓我百味雜陳。現實學術論述中,我一些學院老朋友常拼命徵引史料,反覆證明『台灣自古屬中國』論述之虛妄,他們輕而易舉在文獻中找到百條以上的證據。諷刺的是,『自古屬中國』一句出現與流行,是在二十世紀中葉,也是一種因應政治局勢的捏造與建構。這個政治虛構詞彙,居然異化成不可違逆的『真實』。」 

    在虛實交錯間,如何找到清明的判斷力,與可以安身立命的恆常價值?在政權的來去更迭中,如何能夠建立斯土斯民的認同感,與文化政治的主體性?這是闔上了這本書後,心底再次響起的醒鐘。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法官打造的夫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府不告知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