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北美智權報蔡佑駿《燃料稅年溢收百億補貼遊覽車計程車油價合理嗎?》一文裡,看到台灣的國民黨政府的濫權與無能,只會政策買票、圖利財團和特定族群,然後由一般小民來買單。 

    台灣車輛的燃料稅是固定的,和大多數國家採用隨油徵收的模式大不相同,是採用按車徵收的模式,按照不同排氣量來徵收燃料稅,也因此讓政府每年至少溢收100億以上稅收。而行政院承諾的燃料稅修改成按油徵收的修正法案,到現在還躺在立法院裡。 

    政府現在減免燃料稅達45%的是營業用車,範圍包括「經公路機關核准之汽車貨運業、汽車路線貨運業、汽車貨櫃貨運業、及遊覽車客運業」,政府補貼油價、要中油發給加油營業卡、每公升減免達5元的是「公路與市區客運、計程車、載客小船、船舶運送業」,然後交通部將之命名為「弱勢族群油價/燃料稅補貼措施」,以上行業是否真屬於弱勢族群,或是否要全民以這麼龐大的稅收額來加以補貼,是相當值得討論的事情。 

    台灣的油商供應業者與政治勢力掛勾,讓市場自由競爭制度無法存活。2002年,台灣埃索環球石油公司(ESSO Taiwan)取得汽柴油輸入許可執照,進軍台灣供應油品,立刻採用大幅降價的市場價格戰,當時中油因為進口原油完全免稅,而ESSO等油品進口商卻必須付出10%的關稅來進口汽柴油。 

    但台灣的法規還規定,油品進口商必須有高於一萬公秉油品的安全庫存量,和投資興建儲油槽,大幅提高ESSO經營的成本。ESSO營運初期降價,中油和台塑被迫跟進降價,在一系列的降價過程中,可以觀察到中油的降價空間深不可測,並非調降油價就會倒閉,最後在立法院一黨獨大的政商運作、法令制衡、與極度不平等的競爭之下,ESSO經營無利可圖,只好在2003年退出台灣市場。中油和台塑獲得政治勢力支持,繼續壟斷台灣油價市場,控制油價所得的獲利又回流到特殊的政商系統。 

    政府每年溢收上百億元的燃料稅,卻因為大多數民眾沈默與冷漠,幾十年來讓這樣的不公平稅制持續運作。減免燃料稅和補貼油價,說是優惠弱勢族群,其實更是圖利運輸業者,這裡面有政商財團勾結和政策向特定團體買票的嫌疑在。 

    當然台灣的汽柴油供應機制,必須開放自由市場鼓勵自由競爭,排除壟斷的可能性,否則,像中油這樣沒有效率的國營公司,和台塑沆瀣一氣,操控油價,以民為壑。這樣的不公不義,能夠長期存在我們的社會,只因為濫權胡為的中國黨政府,眼中根本沒有台灣人民,他們內心裡只有和他們利益糾結的財團和甘心守護他們政權的既得利益者。 

    看到這樣的油價不公、寡佔市場、燃料稅惡制,你還相信國民黨會讓台灣更好?  


    普世價值 / 財政金融

       

上一篇:網路成癮是心理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法官打造的夫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