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紐約客》特約撰稿人Evan Osnos在「跟中國的網路癮君子對話(Talking to China’s “Web Junkies”)」一文中,探究中國年輕世代對網路的沉迷。

    他寫道,1960年代,當哈佛的人類學及精神病學家Arthur Kleinman研究中國病人時發現,在成長過程中被教導要壓抑並且忍耐的人,無法承認個體的悲痛(distress),也因此,不論你跟他們多熟,他們都無法用任何心理學上的術語來形容自己。然而,才不過半個世紀,當中國面臨了巨大的經濟及社會變化時,中國社會也像改變信仰者那樣地、擁抱了心理學術語。

    2008年,中國黨中央率先承認「網路成癮」的心理疾病,並宣稱此病嚴重影響了在青少年人口的健康。黨中央最怕公民不服從,即使表現為子女不順服也是種對政權的威脅,就像法輪功只是練功也可能變得不順服。

    Osnos分析,連美國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5)》都只是把「網路遊戲失調症」放在附件中,並註明需要更多研究,而中國卻已經認定為臨床疾病了,其中一個原因是政治的:中共害怕網路的動員潛力,所以,藉由醫學認可來合理化其網路控制。

    不過,在今天的中國,網路成癮已經成了整個社會焦慮的指標,就像工業革命時期美國社會普遍存在的神經衰弱症,在紀錄片「網路癮君子(Web Junkie)」中,一位被診斷為網路成癮的年輕人說:「按照他們的定義,那全中國百分之80的人都有這個病了。」

    這部由兩位以色列女性導演Shosh ShlamHilla Medalia所執導的紀錄片,實際走訪了位於北京市南方郊區、名為「中國青少年心理成長中心」的網癮勒戒訓練營,她們說,全中國估計有超過400個類似的中心,照理說,在中國採訪拍攝會受很多限制,而且這個機構又有軍方背景,然而,這個中心的創辦人陶然是網癮研究和治療的先驅,他對於自己所做的事情深感驕傲,於是,很大方地讓兩位導演來拍攝,導演說她們也都徵求了患者和父母們的同意。(導演訪談:http://youtu.be/HHEL-u2op0o

    訓練營中都是中學、大學年紀的年輕人,大多是因為每天玩網路遊戲八到十個小時,而被退學,無計可施的父母,把他們或騙或拐或強迫地帶到這裡來,穿上迷彩裝,接受34個月、半軍事半醫學的治療。

    關注中國社會的觀眾會讀到更引人入勝的潛台詞--快速富裕起來的社會,讓人失去方向感。一個孩子說,父母親騙說要帶他去俄羅斯滑雪,結果居然是來這裡!另一個孩子則說,他每天在電玩上花了8,500元,那比一個中國勞工一年的薪資還要高!

    Osnos說,在該片中最流露真情的時刻,與網路或上癮無關,而是家人之間私密的、感知上的變化,呈現出中國的青少年跟他們的父母們,在個體性、個人自由、自我發展和信任等議題上的掙扎。片中許多父母寧可歸咎於他們無法理解、謎一般的網路新科技,卻不願意面對孩子情緒困難背後真正的肇因。

    在截然不同的中國成長的父母親,不知道要如何跟孩子連結,也幾乎沒有時間去試著連結。其中一幕是,診所人員一通接一通地撥打電話,徒勞無功地試圖說服父母親請假不工作,來陪伴孩子治療。在最後團聚的那一刻,父母很彆扭地和孩子打招呼,然後,喇叭傳來很大聲的指令:「父母親,擁抱你們的孩子!」

    在一場針對父母親的講座中,陶然解釋道,對一胎化世代的孩子們來說,他們面對的是越來越少的工作機會,以及越來越沉重的養育高齡化人口的負擔,這是中國前所未有的挑戰。「你了解他們嗎?他們的孤獨?」「他想要誰陪伴他呢?喔,到網路世界去了!」他說,父母們總以為批評、指責、教訓,最能讓孩子們改變、反省、進步,但孩子的內心世界就是孤獨。在現實生活中,找不到任何成就感或滿足感。

    一位母親讀著兒子的信:「媽媽我真的很痛苦,我不是不能玩電腦而痛苦,而是寂寞的痛苦,我無聊,我苦苦哀求妳,我真的活不下去了」讀到這裡,她擦著眼淚說:「我讀不下去了我兒子自從上網以後,就變了一個人,變得冷酷無情什麼辦法都沒用,怎麼強制性地讓他吃安眠藥,把他送到這裡來。」http://youtu.be/jqctG3NnDa0

    Osnos結論說:中國年輕人對網路的投入,來自許多深遠的因素,從青年失業、收入不平等、政治壓迫、到男女性別人口的失衡。就算對那些成長於相對富裕和有選擇權的人年輕人來說,網路所提供的對現實的逃避,也十分誘人。

    就像片中一個技術人員,替一位年輕患者戴上了由各種管子和電線所組成的特殊帽子,然後說:「閉上你的眼睛,想想快樂的事情。」最後,當這個年輕人要離去訓練營時,被問到他學到了什麼?他聳聳肩,然後說,「怎麼逃避」。

    導演質問:這到底是一種社會現象,還是個人的心理疾病?

    導演沒問的是:當社會只重個人錢財,不重視個人主權,這會不會就是弗洛姆牽掛的「逃避自由」!

    延伸閱讀:認同和歸屬的自然 (2014-06-24 一書)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國名的意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燃料稅溢收的私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