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結比Jaide Bai老店未死,是被排擠》作者)與簡銘宏(古莊里里長候選人,柳葉魚樂團)相約,一起見面的還有「臺北社瞇瞇紀錄片團隊」三位大學生,他們要跟拍到年底。

    簡銘宏喜歡《阿婆的志氣》,那是他比較想要談的部份,「不過,現在先選里長」,他從318後決定進入體制改革,「我的目標是兩屆里長,建立里民民主自治機制,機制建立後,即使我離開,都可以繼續運轉下去,這個機制(社區主體性)可以複製,或許能成為台灣社造的典範,大家可以移植copy,然後我來選市議員...我還是要搞獨立樂團,不過,我就是要進入體制...」,「台灣人啊!真的是...隨風擺還不足以形容,沒關係,既然大家都沒有想法,我就來帶出個方向...」,「你要問我對社區的規劃,我說不出來,社區的規劃必須里民參與,不是我一個人說了就算...先等我居家拜訪後吧!」

    銘宏對選里長很有信心,「我跟其他青年選里長不同,我很早就參與社區事務,社區已經有里民認識我了...」,他相信一定會勝選,不過,現在還沒有規劃好拜訪行程,結比一直在催他,「你不動,團隊怎麼動?」「唉呀!我的名片傳單還沒有印好...」,上次我遇到銘宏716,他也是說在印名片,已經10天了。

    結比不喜歡從都更的角度談師大夜市爭議,「你要是跟那些商家聊,他們一定是談都更」,她不喜歡把爭議簡化為「住戶vs商家」,她覺得「越往都更的角度談,整個社區就會越往都更的方向發展,所有的訊息都只有一種解讀,就不會有其他聲音出來,都更就會真的變成事實」,她的意思是要主動開源轉境找新路,不是只有陷在分析過去。外來者尤其需要注意訊息的來源,不要被刻意製造的訊息操弄了。(https://www.facebook.com/jaide.bai/posts/594458107333721)

    今晚的約會,結比帶我們走過古風、古莊、龍泉三里,她會從「居住人口結構比例」來看居民的反應與商圈生態、密集度。

    「不能只是聽到居民發聲,你還要看到是那些居民在發聲,那些居民沒有聲音,為什麼?」

    我們走過古風里龍泉里的巷弄,結比解說著「這幾條巷子最吵,公共空間被佔用的最厲害,消防巷、樓梯間都被改裝,為什麼沒有居民抗議的聲音?因為原屋主大部分都搬離開了,變成房東,二樓以上都租給學生(或外地人),屋主不住在這裡,沒有在地連結,沒辦法感覺這個地方的變化,他們不會有聲音,租賃在這裡的學生(或外地人),覺得事不干己,也沒有聲音,連樓梯間被佔用變成服飾店,垃圾丟得到處是,都沒有意見,連貼張大字報抗議都沒有...」,「為什麼這條巷子保持得住,大家團結連署抗議,商家進不來,因為都是在地居民,他們是連外人把煙蒂丟到一樓種的花花草草,都會受不了,更何況商家進駐...。」

    銘宏說,「我在臉書有篇PO文,在談住籍合一,只要是住在這裡的,不管是租是買,都算是里民,這樣大家才會有在地的認同感,不過,那篇很冷門,沒幾個人在看。」

    結比對社區發展非常清楚,走到「師大事件第一波大逃殺」所在地浦城街13巷時,她講解得很仔細,「事發時,這條巷子的商家最團結,沿街綁起黃絲帶,要求市政府給他們生路,附近的住戶很少對商家提出抗議,因為這裡很多商家都是住戶在經營,而且是老住戶,十幾年老店,又是低危害的裱畫店、素食餐店之類的;結果,市府照舊開單,一次罰六萬,很多商家就撤退了。」

    浦城街13巷走到底,是8米巷道,可以合法開餐廳,結比指給我們看,「這條街很有意思,商家很少,卻有很多大樓都掛上『拒絕商家入駐』的布條,他們所檢舉的都是合法商家;然後呢,一樓開店面的,樓上沒有抗議布條,沒有開店面的,卻是掛上抗議布條...」,這是怎麼回事?

    結比銘宏都跟我談到「自救會」。

    銘宏直接說,「全台灣有那個自救會這麼強勢?台南鐵路東移、新竹璞玉、苗栗大埔...,台灣每個自救會都是弱勢,低姿態的哀求拜託,市府高高在上,愛理不理,愛辦不辦,只有這裡的自救會,市府全力配合,只要自救會檢舉告發,市府就是聽命掃蕩,全力配合,隨傳隨到,你有看過消防局環保局有這麼高的行政效率嗎?你說背後沒有介入力量,怎麼可能?都更,合理的懷疑啊!」

    「自救會有多強勢?你有聽過自救會要求師大廢除露天市集、要求將師大語言中心搬到林口校區,師大總務長還要在專案小組列席報告嗎?」

    「我沒有反對都更,我反對推土機似的剷平,都更要有在地連結,要有歷史記憶,不能只有財團跟政客的利益。」

    https://www.facebook.com/yunhelife/photos/a.483145535097924.1073741825.480310468714764/672836362795506/?type=1

    自救會成立初期,嚴格要求市府「依法行政」,而後,自救會偏離原本居民路線,他們對龍泉里違法經營的服飾店,不聞不問,反而是不斷檢舉古莊里合法店家,自救會前後不一的行徑,並對三里(古風、古莊、龍泉)標準不一的舉告,引起里民極度反感。

    自救會剛成立初期,結比有參加,後來因為理念不和而退出。她蠻清楚自救會內部的運作缺失,「他們檢舉別人就很OK,他們自己人有同樣的行為,就可以合理解釋,全憑自己定義,需不需要檢舉,都是他們在裁斷..

    聽著聽著,好像有點複雜,卻又覺得我跟在地有著更深更細膩的連結,從地方到全國,有條還沒開發的路在等著我學習!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欠幫傭錢的法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有主權,只有價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