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片:hey-gem

    跟鎖匙攤的阿婆打招呼,她今天心情不好,坐在旁邊的鄰居正在安慰她,「免煩惱啦!頂多是隔壁棟要都更改建,你的攤子是真的擋了人家的店門口,人家才會趕你走,要你走,也要給你一筆錢,加加減減啦!」

    阿婆說,「原先這裡就是鎖匙攤,我接手30年,算算,攤子在這裡已經有50年」,鄰居說「不止啦!日本時代,大家就在這裡擺攤,樓房是慢慢才建起來...。」

    阿婆看到我,說著「你來啦!你有在網路寫啥無?前幾天,里長來跟我說,我的事情登在網路上,到時候,市政府第一個要趕我走,他保不了我...」,「里長這樣嚇我,我幾天都睡不好,足煩惱...。」

    「沒寫什麼啊!你那天被告發,我正好在場,有聽聽里長的想法,也有跟你說話,就是把過程寫出來,...師大發生事情,又不是只有你這件,已經兩三年,還沒有解決呢!」我再補充,「我寫的沒有很特殊,網路上隨便查查都有。」

    感覺阿婆的個性蠻單純隨和,我跟鄰居輪流講講,讓她寬心,她也就暫停放下話題;只是,閒話家常時,我聽到她不經意地透露出擔心,「里長沒法度(保護我),是(地方上)國民黨,in足惡質,你打in袂倒。」

    「阮這里沒人,有人早就出來啊!就是沒人出來做公親,才會鬧個兩三年,袂准煞」,阿婆口中的「人」,指的是願意關心公共議題投入社區事務的住戶或商家,「咱遮攏是坐辦公廳的,坐辦公廳的,尚驚死」,搞了半天,我終於聽懂,阿婆口中「坐辦公廳的」專指公務員,台灣公務員的特性就是膽怯怕事、唯上是從。

    「前幾日,柯文哲有來拜訪社區,龐里長陪著他四處走走看看,我看龐里長他也很是小心」怎麼回事?「前陣子,內湖不是有幾個里長表態支持柯文哲,結果被國民黨開除黨籍...我這攤在這裡是民進黨,大家都知道,國民黨會修理(創治)...」,阿婆心底有著過去的陰影,莫名的害怕。

    聽到這裡,我打住,「阿婆,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阮沒做錯事情,為什麼不可大聲講?」

    她有點點的回神,「對啊!現在是什麼時代!」

    「阿婆,咱要有志氣。」

    「這麼,誰在講志氣,都沒有在講啦!」

    哎呀!阿婆今天身心能量很低啊!

    「阿婆,你今日真沒膽喔!」

    說到這裡,她笑起來了,「就是啊!我是惡人沒膽,你看我真大聲,其實,我真沒膽,我尚驚鬼,聽到聲,我就驚...。」

    「阿婆,沒什啦!in只是西瓜歸偎大邊,有志氣的人价會堅持到最後...」,聽到「西瓜偎大邊」,阿婆點點頭,她低聲的說「阮愛有自己的國家,阮囝常常說,全台灣的人攏跟我同款,台灣就免法院、免審判...」,阿婆話多了,開始分享她的豐功偉業,「給我打鎖匙,二十冬免換,我重品質守信用,給人客用最好最堅固的,換一支鎖用二十冬,會值啦!」「很少鎖匙攤是查某做頭家,很多獨身一定愛我去開鎖,說我去价安全...我也有去到大學口幫客人開鎖...」,我想阿婆心開了。

    回程,想著剛才跟阿婆的對話,總覺得我的心裡,還少了些什麼東西,一時說不出來?

    走著走著,一個答案在心底升起,「死亡的覺悟」、「沒有必死的決心,不可能獨立,不可能建國」,霎時間,「退無死所」是我心中最堅決的支持力,不再是空話。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人性最珍貴的慚愧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隔江猶唱後庭花的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