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起人之一,《沃草》創辦人柳林瑋醫師在臉書上說,他「放棄了臺北榮總家醫科的工作機會,決定接下來的日子,先在診所看幾個診維持生活、然後再回宜蘭羅東聖母醫院協助一節宜蘭監獄的門診回饋社會,剩下的時間就全心投入沃草的工作。」

    「這是一個困難的決定,坦白說寄出放棄錄取同意書的那一瞬間,手還是顫抖了一下。畢竟要放棄眼前大家覺得順暢的坦途,走一條不太一樣的路,當然會有很多阻力。但經過仔細考慮後,仍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我不知道這樣的發展會不會比較好,但是至少我知道,這是我心底的聲音,這是不會後悔的決定。不管結果是好是壞,都要承擔。」

    「做沃草的工作,對我來說也像是在用另外一種方式當醫生,希望能夠更有效解決一些制度上的問題。長期關心的議題、特別是醫師勞動條件的問題,我還是會繼續低調努力。希望可以讓還待在醫院的同學,還有以後的學弟妹們有好一點的工作環境。」

    ...日子一定會非常忙碌,但是我可以看幾節門診維持當醫生的手感,但又不會變成一個看診機器人,還能夠看監獄門診幫助一些弱勢,又能夠做沃草的工作回饋社會,光用想的就覺得很快樂!...也再次謝謝這一路上所有幫助過我的學長姐和同學們,謝謝。謝謝你們。」

    讀到最後這一段的時候,我掉淚了:「已經過30歲了。我得之於這個社會的已經太多,而回饋的卻真的太少。我是許多許多幸運的集合,才能讓我一個普通的孩子能夠活到今天,還可以對社會做些有意義的事情,對這一切,我很感激。希望我能夠用另外一種方式回饋給這個社會,希望我們的社會能夠因為這些努力,變得更值得我們期待。」

    他說出了我這些年來的感覺,不管台灣社會看起來多麼令人憂心或失望,但那種「取之於社會太多,回饋給社會太少」的慚愧心,時時刻刻縈繞在我的心頭,深深體會到,光是能夠好手好腳地活著,就已經是極大的受用了,更別說,自己打從出生以來就一直享用著這塊土地無私的供養,以及社會中各行各業的人所努力結出的果實。這份慚愧心,正是生命中最大的驅動力。要是我今天所作的還能夠對社會有一點幫助、有一點意義,那更是無比的快樂和幸運!

    在我心中,像柳林醫生這樣社會運動者,雖然沒有把宗教辭彙掛在嘴上,卻以實際行動體現了宗教的情操。什麼是宗教情操?就是信望愛--有信心,有動力,有喜樂!對準天地,而不是對準世俗權力!他曾多次提到:「在我的桌墊底下,我放了一張醫師誓詞,他告訴我說,病人的生命安全、病人的健康,應為我首要顧念,我將鄭重守護生命自從受胎時起!!」

    反觀,在台灣社會中,有很多宗教徒把希望寄託在來生,在西方極樂世界,或在天國,彷彿不相信在這一生就可以讓現實與理想結合。

    柳林醫生創辦的沃草,宗旨是「希望做一個農夫,提供公民更好的參與時政的平台和工具,在這公民社會的土壤施肥灌溉,讓這個理想的種子在每個人心中萌芽滋長,建立真正的公民社會。」成立以來的兩個主要專案,國會無雙市長,給問嗎?,都讓監督國會、監督政治人物,成為更有趣、更平易近人的事情,而沃草專職人員的持續追蹤、報導,也增加了許多議題的能見度。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藍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阿婆心情低落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