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陪母親祭祀父親。父親的骨灰放在軍人專用的免費「忠靈塔」,每次來到這裡的感覺,就彷彿回到幼時的眷村,裡裡外外都是外省軍眷子弟的「自己人」。

    在園裡走了一圈,發現有一群人聚在一起聊一個話題:「油價漲了」…

    「民進黨好像沒執政過一樣,竟敢批評?」
    「中油虧損是因為執行政府低油價政策,和福利有屁關係?」
    「等國營事業私有化,等油價漲到50元,看你還叫不叫?」
    「臺灣人民不講理。1桶原油從7、80美元漲到快150,還不准漲。是一定要中油、台電倒嗎?要吵,怎麼不去找伊朗、美國吵?」
    「漲價不錯!路上車會少一點了,這麼怕漲價,就不要開車上路。」
    「該做的就要做,這些人應該去民進黨部抗議,該做的經濟政策全都被民進黨搞鬼卡住了。」

    這些所謂的「自己人」,幾乎清一色屬於那擁有20萬黨員,隨時可以動員250萬榮民眷的黃復興黨部,有這等忠貞與實力的支持者,執政的國民黨何懼之有?

    記得服役的時候,同儕之間經常以這是「吃大鍋飯」的行業自我解嘲。

    大鍋飯,意思是用人民的納稅錢吃飯,無論有無生產力都有一口飯可吃。不過,那時候還是一黨專政的戒嚴時期,因為沒有選舉上的迫切危機,飯鍋裡的菜色還真的不怎麼樣。慢慢的,國民黨發現選舉越來越不容易,真的很需要這一群吃大鍋飯同志的情義相挺,於是開始拼命加菜,即便國家財政艱困的時候也不忘加菜。軍人如此,所有的軍公教與國營事業亦雨露均霑。

    以這次宣稱即將破產的中油為例,其每年人事費用就接近60億元,員工平均月薪約9萬元,還有4個月的年終獎金,今天的「大鍋飯」,簡直就是滿漢全席嘛!既然不需要煩惱買菜錢從哪裡來,又怎麼會想要檢討改進呢?這些人吃定國民黨需要他們的選票,自然會幫他們找理由跟人民討加菜金,而且屢試不爽…好一個就地分贓便宜行事啊!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 根據國立台北大學經濟學系兼任教授王塗發計算,現行汽車燃料使用費,係依每車每日平均開60公里,一年開21,600公里的耗油量,每公升課2.5元,一次徵收。

    但實際上,以多數上班族平均每年僅開車約5,000~6,000公里換算,等於每公升汽油要付9~10.8元的汽燃費與16.3~19.5元的牌照稅(約為汽燃費的1.81倍)。

    王塗發教授曾以2008年6月份95無鉛汽油的零售價每公升34.6元來估算,加上汽燃費與牌照稅後,消費者實際的負擔是每公升59.9~64.9元,遠高於同期間新加坡的46元、日本的47元與韓國的51.7元。

    我國的油價因不含汽燃費與牌照稅,油價才看起來比鄰國低。若考量相對所得,新加坡與日本的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又遠高於我國(當年新加坡、日本、韓國與我國的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分別為39, 136、 38,313、 19,153與17, 399美元,新加坡與日本都超過我國的一倍以上),則我國油價真的體現了「中油與台塑兩家石油公司的聯合獨占市場」,完全「不尊重市場」的漲價機制。

    此所以王塗發教認為,說我國油價比鄰國低,甚至是「全世界最低的那一級」為由來調漲油價,乃欺騙社會也!

上一篇:追思四六事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命無境》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