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標榜蘭陽美食的「一吃獨秀」,位於公館水源市場旁,賣的是米粉羹與綠色臭豆腐;在2012年師大夜市住商爭議時,老闆娘曾是師大商圈自治會的成員,「結果,成立自治會後,我是第一個被趕出來的。」

    社區發生住商爭議,商家成立自治會,表示有商家有誠意面對社區問題,老闆娘怎麼就離開了?

    「房東把房租價格提高三倍,36萬,怎麼可能再租下去?我趕快搬來這裡(公館店),算一算,快滿三年了。」

    「那時候,師大夜市的環境改變太多了,半夜兩三點,還有人在那兒喝酒抽煙大聲喧譁,憑良心講,居民抗議,是可以理解的,我們自己都受不了。」

    「里長很想處理好,但是,他夾在(店家與住民)中間很為難,他也不能做什麼事情。」

    「市政府怎麼處理?」說到這裡,老闆娘搖搖頭,「他們先給你張罰單,要你『限期改善』,你在期限內改善後,他再給你一張『勒令停業』的單子,... 我們商家損失要跟誰說?找誰賠償?誰會理我們?」

    聽來,小本經營的商家面對不合理的環境與待遇,只能躲在角落,把委屈往肚子吞,只能情緒性的發洩與無奈的苦笑?!

    而老闆娘也只能站在櫃台後,喃喃的說著「馬英九是馬笨蛋,郝龍斌是郝笨蛋啊!」

    做生意,找店面,地段人潮固然是重要考量;但是,承租店面前,難道不會先搞清楚能否合法營業?這不是開業的基本條件嗎?

    「二三十年前,開店做生意,誰會想到這些?都是透過仲介幫我們找房子,仲介介紹的房子也是有開過店面的...承租的時候以為單純開店做小生意,根本不會多想,因為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個店面。」

    「仲介跟商家立場不同。商家希望的是生意穩定,長長久久,仲介希望的是商家經常變動更換,這樣,他們才能抽佣,收取仲介服務費。」

    「等到店開張了,生意開始有起步了,鄰居的檢舉也來了,今天消防局,明天建管處,後天都發局,稽查人員天天在你店內走動,客人也會覺得怪怪的...你修了這個改了那個,排油煙管、冷氣機運轉、音響隔音...,錢一筆一筆都投資進去了;那一天,市政府突然告訴你,『勒令停業』,搞了半天,我開業的地點是住宅區,他媽的!你早告訴我嘛!你早告訴我這裡不能做生意,我就不會當冤大頭!」

    「我們都想要正正當當做生意啊!誰會想要違法?而且,都拿到營業登記證,怎麼會想到這裡是不能營業的,源頭就已經出問題了!」

    「我們不是故意知法犯法,我們是根本不知道,是政府不告知我們,多冤!」

    「吃了幾次虧後,我才知道,市政府各部門根本是各做各的,商業處只管你賣的東西合不合法,其他的,他們不處理...消防局、建管處、都發局,都只負責自己單位的業務,其他的都不管,一問三不知。」

    「青年創業不容易,公部門要輔導,其實不過就是整理出開業的標準程序,第一關,先搞清楚地段登記是文教、住宅、還是住商混合,第二關,商業處,你要賣什麼,合不合法?第三關,建管處、消防局,房屋主體結構、水電管線...,這只是簡單的邏輯,那需要高深的學問?」

    「標準程序,統一窗口,大家照流程走,那有什麼難的?台灣適合走國際觀光路線,適合發展小而精緻的商家,結果政府不是輔導,都是在扯後腿。」

    「我乖乖的跟著規定走,結果發現問題出在源頭....最讓人生氣的是,這個政府根本不會告訴你,她眼睜睜的看著你走冤枉路...」,在商界久已的老朋友,提起這段年輕過往,橫眉豎目,氣憤難消!

    原來,老人家常說「賊仔政府!賊仔政府!」寓意頗深,劉政鴻說得登對,「大埔拆屋,天賜良機」,先給你營業登記證,讓你投資,再依法行政,說你營業不合法,「賊仔政府」總把小本生意當「賊仔市」,你胼手胝足打拼多年,他出其不意讓你一夜消失!你擔心食品安全,他居廟堂之高無憂無愁說,「我家中都用進口橄欖油」。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世足賽排名換不到的尊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