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網路上收聽上個月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舉辦的太陽花運動圓桌論壇,主講人之一寇謐將(Michael Cole)說,從任職《台北時報》副主編開始,他就覺察到國際社會缺乏對台灣現狀認知的管道。一方面,台灣國內主流媒體選擇不太報導公民運動,中英文皆然,他以曾任職的《台北時報》例,很多他認為重要的新聞不被採用,或者只被給予少少的字數、被放在不重要的版面,另一方面,近年來,國際媒體在經費有限或其他的因素下,早就從台灣撤出,對台灣的報導都倚賴官方資料、而不是第一手、親自採訪的資料,即便他主動接洽一些他有合作關係的國際媒體,也都被以「議題不夠具有普遍性」而回絕。

    台灣在國際上曾經建立了民主國家的形象,就算今日台灣人權被侵犯,其嚴重程度仍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是,民主的「質地」很重要,如果「質地」不夠好,即便曾有過民主,也是有可能像鐘擺一樣、擺盪回不民主的狀態。過去兩三年來,遍地開花且逐漸升溫的公民抗爭事件,正是台灣社會發出的警訊──台灣政治正在朝惡質的方向開倒車,而中國日益增加的影響力,就是許多人不敢明說的那隻房間裡的大象。

    對於持續追蹤公民社會動向的獨立媒體、學者、運動參與者來說,佔領立院的行動以及後續爆發的太陽花運動,是政府持續不回應、我行我素、跨越人民底線的必然發展而已,就好比卡車司機衝撞總統府,不應該從單一事件來解讀,而是整個社會公平正義崩壞、人民求助無門的縮影。然而,整個國際社會,由於缺乏理解的脈絡而倍感驚訝,一時之間,各國際媒體都轉而求教於他,讓他成了大忙人。

    他分享了一個小插曲,當時,《半島電台》記者問他:「可不可以幫我引介太陽花運動中的阿拉伯學生?」他回答說:「沒有!沒有阿拉伯學生。」「台灣沒有很多阿拉伯學生嗎?」「沒有吧,我一個都不認識。」

    對方會這麼以為,其實是因為當時所有太陽花運動對外發出的正式新聞稿都有阿拉伯文,其實,不只是阿拉伯文,義大利文、法文、俄文…應有盡有,這正是台灣以學生為主的公民運動者,在這兩三年內從經驗中快速成長的結果,他們知道要如何透過網路串聯、找資源。記得兩三年前,運動者會問寇謐將說,為什麼國際媒體都不報導我們,寇謐將回應,你們的標語都是中文,他們無法了解你們的訴求啊!

    我們看到,新一代的運動者早已意識到向國際社會發聲的重要性,同時,也直覺地知道,國民主權不受侵犯、台灣主權不受侵犯,是在國際社會中最站得住腳的立場!想要參與聯合國、國際組織、與世界自由的交流信息,更是最自然而然的嚮往!

    我發現,倒是中年以上的人,對於人民主權、台灣主權,有好多的扭捏不自然,因為在成長過程中,在國家和個人主權方面的教育,完全欠缺。其實,國家有主權是很自然的,國家有主權,政府才能為公民的自由參政權把關,為人民與世界各國往來交流做生意的權利把關。然而,因為台獨長期被汙名化,又被一中框架綁死,原本應該是天生自然的台灣人的主權獨立,卻變得成連想都不敢想的白日夢。

    事實上,台灣獨立於中國,才是對中國真正的愛啊,堅持一個台灣,中國才會有方向感,若台灣人主張「一中」,全體中國人將蒙受其害,讓中國人誤信中共集權專制是唯一的出路,讓中國人誤信亞洲人不適合民主也不配享有基本人權與參政權。唯有堅持台灣的主體性,成功的走出台灣國家正常化的路,中共才能深切反省這種中央集權、漢文化沙文主義的偏執在哪裡,才會理解把歷史當成洗腦工具的錯誤不可能久長。

    真的不要再批評台灣人逢中必反了,逢中必反的背後,是真正的多元思考,是台灣對中國真正的愛與回饋!

    寇謐將最後提到,檢討太陽花運動是否成功時,有很多人在辯論「成功」的定義究竟是什麼。他認為,運動後,台灣政府見識到了網路社群媒體的影響力,因此,成立了新的網路部門來控管網路言論,並且還做了幾次悖逆「無罪推定原則」的預防性羈押,啓動殺雞儆猴的嚇阻效應,這都在在顯示了運動的「成功」──也就是逼得官方不得不過度反應、對一般人民做出明顯違反民主原則的舉措。

    美國國務院在太陽花運動以後,對台灣的態度其實也有改變。想像太陽花運動是兩倍、甚至三倍大的動量呢?全世界各國執政者最怕的就是像太陽花這樣人民意識的主體性覺醒,任何鎮壓都是站不住腳的。

    絕大部分的台灣人都認為中國和美國不會讓我們獨立,說獨立有礙台海穩定,維持現狀最好,但中共要以經促統,一點也不想要維持現狀,這六年來,台灣已加速走入中共勢力範圍,也成功地加深台灣人以為自己的命運都是大國在掌控的印象,但其實是因為我們沒有堅定的表態,我們唯唯諾諾,甘心依附,把自己送進虎口成為他們嘴裡的肥肉,那他們當然不會把這塊肥肉吐出來。

    真正威脅西太平洋穩定的是台灣被併吞,台灣獨立反而最有助於西太平洋穩定與東海南海的和平。美國國務院心知肚明,只是不能說。

    政治上來說,台灣是屬於中國政治文化的脈絡,中國人認定權力來自武力、而不是來自人民同意,中國人以為武力只要用「順天應人」包裝,就可以為了大一統而濫殺鎮壓。這種讓人民恐懼接觸政治的文化,缺乏慈悲與正義。台灣人一定要先從這種文化的影響中走出來,中國才有可能走出來。如果台灣人自甘囿於一中框架,中國政治只會越來愈墮落。

    昨天友人舉了一個例子說,前陣子在一個研習營中遇到一位來自中國的老師,那位老師說,台灣保存了真正中華文化的精髓,比如說繁體字之美,富而好禮的人情味,還有人與人之間可以比較自由地表達溝通,各種議題都可以討論…等等,所以,一定要繼續保存下去啊。

    這位中國老師講的,除了繁體字以外,都與中華文化無關,她所感受到的台灣民主與自由的優點,其實是台灣人用血、淚、汗爭取來的,不是當權者施捨的啊!

    延伸閱讀:台灣的太陽花運動成功了嗎?(寇謐將)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台灣需要再解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世足賽排名換不到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