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希臘左巴」是師大夜市曾有的老字號,蠻特別的地方,餐廳裡賣的不只是希臘地中海式餐飲,還有電影、音樂跟文化講座。對老闆而言,餐廳不只是餐廳,餐廳是他與世界對話分享生命的管道。

    2010325,在海外獲得多項殊榮的電影《一頁台北》(如連結無法開啟,請點此網頁,再打開最下方相關檔案)記者會就是在我這裡舉行的,那時候市長郝龍斌親自出席,還頒發獎狀表達謝意」,當天,台北市長郝龍斌親自上陣代言推銷師大夜市,還誇下海口,「夜市生意要衝到兩倍。」

     
    2010325日,《一頁台北》重回師大夜市

     
    郝市長與「一頁台北」男女主角逛師大夜市

    2013811,希臘左巴師大店正式熄燈,結束16年的營業。那天,我跟家人說,我來做善後處理,你們去忙其他事情,我心想,要哭我一個哭,我來承擔。」

    「沒想到,我看著工人做最後的收拾,看他們把門口的鐘(希臘式的鐘塔)拆卸下來時,我心裡完全沒有感覺,沒有一滴眼淚,一點惋惜的感覺都沒有,我自己也覺得有點納悶,怎麼是這樣?我很惜情(台語)的。」

    「到現在,我的家人都不願經過那裡,怕碰觸到心理的痛;我是想都不會想,更不會回去看看,沒有什麼好懷念的,唯一會懷念的,就只有附近的『白鹿洞書坊(師大店)』,那裡可以租到市面少見的好片子。」

    16年的經營,我的事業起點,這樣就沒了,我完全沒有感覺,怎麼回事?....我想是時候到了,該結束了,我該離開了。」 

    20103月到20138月,三年間,樓起樓塌,希臘左巴(師大店)發生什麼事情?面臨什麼樣的景況?

    「師大這裡有雙捷運又是文教區,生活機能方便,這幾個條件夠她立於不敗之地,房價不可能下跌的,絕對不可能。全台北市有幾個真正的文教區?也只有這裡,能夠用錢買到文教區,多少錢都值得。早就已經有人在這裡買房買地,甚至還在比賽誰買得多....

    「這裡會被都更?早不是新聞了...,我只能跟你說,被都更的程度與面積,不只是師大夜市這一丁點的範圍,會超過你的想像,而且是大很多很多,早就有人進場操作了。」

    「幾年前,這裡的房租被仲介炒作,變成風氣,房東要提高房租,而且不是調高二成三成,而是調高好幾倍,這裡每個店家都遇到同樣的問題;我的房東忍耐了(仲介慫恿)三年,後來還是跟我開口,他要把房租從10萬調漲到快30...我怎麼可能在這裡繼續做下去?」

    「現在,我經營的三家餐廳,還是遇到同樣情形(房租翻漲好幾倍),不管你在那裡,這是所有商家的問題,你會覺得擺明了就是在勒索。

    「我的房東是個好人,我們相處16年,那三年,我親眼看到房東的改變...。」

    「房租調漲讓我無法在師大夜市繼續營業,固然是原因之一,那時候的師大事件,讓我覺得大環境對我們極度不友善,我一定要搬,沒辦法再待下去。」

    「師大夜市不全是非法,也有合法的部份,我查過地圖,以龍泉街為界,從師大路39巷、49巷、59巷到雲和街,是屬於『商一特』範圍,我是屬於合法商家經營。」

    (圖說:師大夜市原先合法存在的文化功能型商圈叫商一特區域,大約一公頃)

    「早在師大事件發生時前,那時候龍泉里還是前任的老里長(2006年之前),我們就組織師大商圈自治會,跟都發局、建管處開會,商討商家自律條款,公部門開出來的條件,整理周邊環境、穿制服、明定營業時間....,我們都願意答應,目的是要爭取夜市的店家攤商可以合法經營。」

    「我還記得那時候開會,我當場就提『大家做生意都很忙,賺錢也不容易,但是我們很願意出錢出力跟政府配合,請問,我們這樣做,師大夜市什麼時候可以就地合法?』我是替大家講話,我沒有這個問題。」

    「結果,都發局(還是建管處?)的先生跟我說,他不知道,他說我這樣是在逼他,他既然這樣講,要我們自治會幹嘛?....到現在,台北市政府根本沒有針對夜市做規範處理,不是我們不想合法化,是市政府根本不動。」

    「老里長跟我說,開完會後,那些主事科員對他發飆,說大家在會議裡發言不當,不過,老里長知道我是為商家講話,為大家好,我講的有道理...商圈自治會就這樣解散了。」

    「師大事件後,師大商圈又再組自治會,那是後來的事,我參與的就比較少。」「發生師大事件時,因為我是合法商家,商圈自治會原是希望我能出來幫大家爭取權益。我非常的為難,如果爭取成功了,這裡的房租更可以合理上漲,當時的店租已經漲到讓有特色的老店存活不下去,老商家紛紛搬遷,房東把原有的店面切割成小坪數,轉租為成衣店...,你會覺得師大商圈的氣質在變、文化在變,她已經是『五分埔第二』,不再是社區型的夜市商圈了。」

    「我自己是商家,而且是老字號,我對這裡有感情有責任。但是,整個大環境演變成商家跟住戶的對立,我要站在那一邊,商家?還是住戶?我根本是裡外不是人,想了就難過,那時候,我是下班關店就走人,根本不想在這裡逗留...我是很惜情的,這讓我為難了34年。」

    「當時真的吵得很兇,龐里長的立場也不是很堅定,我也沒辦法完全挺他,我是商家立場,必須要就事論事...。」

    「只要媒體報導商圈住家對油煙噪音交通的抗議,那都是假訊息,真正的原因是利益關係...。很簡單的道理,商圈一定是在地最熱鬧的地區,商圈地價一定是高的;商圈不是現在才存在,她已經存在二十三十年,老住戶接受現有的事實,新搬進的住戶有心理準備,為什麼現在才爆發這些問題?一定是雙方沒有談攏,有利益糾葛。」

    「然後呢!其中一方跟媒體放個消息,指責商家干擾環境不合法,你就完蛋了,都是你的錯。你要知道,你是不可能遵守中華民國法令的,他們隨便一條法令就可以檢舉你,把你治得死死的。」

    對啊!不久前,張志軍來台,諾富特飯店將合法入住的房客破門驅離,憑什麼法?不就是同一個黨在「依法行政」?同樣的戲碼、劇情,不斷的各地輪番上演,只是人物、場景不同;老闆的這番話,不過是讓我更看清台灣社會現今寫照。

    「以我為例,我的餐廳一定會注意消防噪音這些安全設施,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過關嗎?錯!我的招牌不合格,不過呢!不是只有我的招牌不合格,我有查證過,全台灣,真正合格登記的招牌,不到百分之五。」

    聽到這裡,我以為,或許師大事件的開始,只是很單純的店家攤商、房東與住戶間三方對立,但是,時序發展至今,反倒彷彿隱約可以感覺到整個事件背後還有一股更大的力量在介入炒作--政黨與財團明火執仗的結盟。

    相形之下,先前店家攤商、房東與住戶的爭執,只不過是為他人作嫁,虛幌一場。

    開店做生意,店家招牌只是其中的一小小小部份,還有其他絕大部份,國民黨特製的法律法條,從來不是要保障人權,反而是隨時誘民入罪。在住宅區開店,什麼店只要被檢舉都會被選擇性執法。就像選舉前整肅異己,國民黨靠的是把平日蒐集起來的對手問題、紕漏、可能的違法事件養在檔案室裡,等對手出頭競選,一一拿出來告發攻擊。2000年大選,宋楚瑜《興票案》如此,蘇嘉全農舍案如此,對反都更、擋財團財路的店家公民也是同這一招。

    老闆說「開住商協調會時,曾有過兩三家住戶跟我道歉,他們說,他們沒有要趕我們走,真的沒有那個意思...只是,我聽這些話的時候,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

    「挫折嗎?沒有想那麼多,我只有想怎麼解決問題,我需要不斷的解決問題...會累啊!還沒有想結束,因為,我捨不得那些員工,那些年輕孩子,店裡有好幾個家境清寒的孩子,店收了,他們怎麼辦?」,他笑笑的說,「坦白講,我曾經有段時間對人性很沒有信心,真的...。

    但消沈好像是在拿別人的貪婪懲罰自己,山不轉水轉! 

    面對政黨與財團結夥炒作,需要全方位的警覺,「為了一口飯更要有維護一口氣」的尊嚴。有沒有可能讓社區住商間真誠對話,從一戶二戶三戶開始,從樓上樓下開始,從隔壁攤對面門打招呼開始...,找出彼此共存共榮的情感與社區營造的意志,自己的社區自己救!

    延伸閱讀:我賺的都給房東了 (2013-06-20陳玉梅)

    微型創業-走過低潮何昇勳靠希臘菜翻身 (2013-09-11劉馥瑜)  

    師大怎麼了--老店未死,是被排擠 (2012-01-09 Jaide Bai)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只有黨國意圖沒有政治意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李傳洪的貞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