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師大商圈,一位女警正在為巷口轉角處的鎖匙攤拍照,旁邊是龍泉里里長龐維良在招呼來往交通,我問他「怎麼回事?」

    「有人告發鎖匙攤的阿婆,擺攤超過地上紅線,有人告發,我們就要處理」,里長邊說明邊搖頭,「阿婆在這裡擺攤那麼久,又沒有妨礙到誰,還要這樣告她,簡直是惡意的...。」

    師大夜市原本是純樸平實的社區型商圈,商圈裡的攤商、老店服務著在地住民、師大學生、觀光客,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時間彷彿在此駐足停留;近年,在媒體宣傳與房仲業炒作下,師大夜市一躍而成台北市觀傳局宣傳之國際亮點,帶來的是商圈不斷擴充、大量人潮湧入、房價刻意哄抬,造成台北市政府都市空間規劃政策與在地居民需求有著強烈落差。

    2011年,師大夜市被台北市優質商圈評選為人氣第一,造就出師大夜市最高的知名度,但是,在同年,也因為對住商混合的環境爭議,古風里、古莊里與龍泉里的部份居民共組「師大社區三里里民自救會」。而後,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偏離原本居民路線,針對師大路、師大路39巷、浦城街13巷等存在已久老店惡意檢舉,引發消滅師大夜市質疑,爆發了「師大事件」,風波至今未斷。

    http://zh.wikipedia.org/wiki/師大夜市  

    http://pnn.pts.org.tw/main/tag/師大夜市/

    今年6月,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要共同舉辦「里民大會」,號召古風、龍泉、古莊三里居民與會,由台北市議員李新擔任主持人,會議內容包括協助兩名李新辦公室助理參選古莊里與龍泉里長。

    我跟里長聊到自救會,他說「三里各有不同,各有發展,古風歸古風、龍泉歸龍泉、古莊歸古莊,為什麼要搞在一起?」「像這樣的告發方式,等於是用自己對整潔秩序的標準來要求里民,這樣是不好的,應該是由里民一起來決定。」

    面對市議員李新推選助理參加里長選舉一事,里長維持一貫笑笑的表情,說著「找個非本地人空降,這是很奇怪的事」,里長是在地土生土長,經營龍泉里八年,我想他的基礎相當厚實。

    我跟里長談到一位二十多歲的簡銘宏要出來參選古莊里里長,「我知道,前些時間有在師大公園辦音樂晚會,不過,音樂晚會只是錦上添花,不能只是這樣。選里長一定要有說帖,你要告訴里民你對社區的規劃是什麼,要挨家挨戶拜訪說明,我們是年輕人,里裡面有很多父老長輩,你要讓他們相信你,願意把票投給你」,雖然我沒有要出來選里長,但是,里長仍是熱心傳承經驗。

    「我是從記者轉任里長的,我剛出來選的時候,只有32歲,里民為什麼會願意相信我,願意把票投給我,因為我願意低頭辦事,我不會高高在上端架子,負責任是我的特性。」

    「幫里民辦事,當然會跟公部門對立,或遇到議員的刁難阻擋,我會想清楚我的立場,站在我背後給我支持的是里民對我的信任,我是在幫里民辦事,一定要盡力爭取。」

    「法律有很多灰色地帶,這位阿婆被告發就是一個例子,我會找出其中的空間,重要的是讓市政府有台階下,里民就比較會沒事。」

    「我會很盡力,但是壓力也會很大,尤其是面對人的事情,還是有沒辦法處理的事情;不過,還好啦!負責是我的個性」,他笑笑的說。

    我問到這段時間因為對師大商圈的發展定位不一,造成里民意見分歧,他要如何處理?「現在沒辦法處理,一切要等到選舉後。」

    「師大商圈是龍泉里的一部份,有它的歷史淵源,它可以是龍泉里的特色,要想辦法製造成雙贏的局面,而不是你死我活,趕盡殺絕、連根拔除;要解決,市政府一定要拿出管理辦法,一方面建立在地商家的生存空間,另一方面也要建立對居民的回饋機制,事情不是那麼絕對,是可以合則兩利的」,他說到這裡,踩著腳踏車離去,還有下件事情在等他。

    我想龐里長對年底的選舉,有相當的信心,因為他對里民事務有在用心付出,他知道,里民知道。

    跟里長談話後,我主動上前跟鎖匙攤的阿婆打招呼,她有點驚恐的問,「是你告發我的嗎?」

    「不是啦!我正好經過這裡,我以前是讀師大的...」,聽到這裡,阿婆的神情鬆開些,拉開旁邊的椅子,招呼我,「坐啦!」

    「這種罰單,久久來一次,也就算了,現在是經常性的開,又不知道要罰多重?我今晚會睡不著...。」

    「莫煩惱啦!里長會居間協調。」

    「這位里長人真正好,我那有麻煩,伊攏會出面」,她又嘆了一口氣,「鎖匙很重要,社區一定要一攤鎖匙(攤)的。」

    真的,我跟她聊天時,不時有鄰居經過,說著「阿婆,(萬能)鎖匙借一下,我忘記帶鎖匙出門,現在沒辦法入門,我開了門,馬上就還」,「阿婆,鎖匙寄付你,我等下再來拿」....,可以感受到阿婆跟社區居民的熟悉程度,她說「有時候,厝邊半眠二三點打電話給我,說被鎖在門外,我摩托車騎著就過來...」,她在巷口擺攤30年,幾乎是社區的鎖匙總管。

    我跟阿婆隨便聊,話題轉到師大夜市的攤商,阿婆說「這幾年,改變太大了,巷口賣麵線的那攤,老是被檢舉被告發,他們氣到不賣了,那攤麵線真的很好吃;你們當學生最愛吃的水煎包,他們很幸運,有頂到一家店面,可以繼續賣,不然,也會被趕走,那攤水煎包,也賣了一二十年....」,阿婆說著說著,眉頭緊緊的,「現在時機真歹,今天我還沒有開市」,現在已經是午後四點了。

    「師大學生來打鎖匙,我大概都只收個二三十塊,學生啦!不要給人家收太多」,說到這裡,阿婆問我,「你當學生的時候,甘有來交關嗎?」

    她突然一問,我腦中一片空白,只能照實說,「阿婆,失禮啦!那時我猶是少年囡仔,來夜市逛街,不是找東西吃,就是看帥哥,只有在想好吃好玩的,我知道你在這裡,不過,我的目睭都沒有看到你耶!」

    沒想到我的這麼一說,阿婆笑了起來,眉頭也鬆開了;我跟阿婆致謝,謝謝她為社區鄰里看頭看尾,「你是社區的媽媽!」

    她笑笑,沒有接話,說著「好幾年前,我就說,來存點錢,跟朋友買塊地,老來到鄉下種地...」,雖是巷口簡陋的鎖匙攤,阿婆心中還是有夢,只是,這幾年的中資炒作、房價有意哄抬、政府無心管理,升斗小民已經不敢也不能做夢了。

    我拍拍她的肩膀說「沒關係,今年11月有選舉...」,話還沒說完,她接著說「那個馬英九真敗害,大家都過尬蓋淒慘,我早就投民進黨了。」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顧客陸續上門,打鎖匙的、拜託開門的...,我為阿婆歡喜,「今天總算開市了」,意猶未盡但覺得該離開了,讓阿婆好做事。

    初識簡銘宏,他是獨立樂團的吉他手,也是古莊里里長候選人,我好奇他會怎麼打這場選戰?

    「我會分成高空戰跟地面戰。高空戰部份,我跟馮光遠、民進黨都有連絡,他們很願意提供資源幫忙,地面戰部份,我會先出說帖,讓里民知道我的想法規劃,然後挨家挨戶拜訪,再加上之前我有辦社區報《雲和小生活》,大家對我應該不陌生,我個人在地資歷很豐富,隨便寫寫就是一整頁,這個我不擔心。」

    年輕的他,實問實答,不假思索,他心中已有定案

    跟他提到在師大商圈的見聞,他馬上接話,「對!跟里民談話,這就是個話題」,「這兩年,我們真的被自救會搞得很慘!大家都活得太辛苦了」,這是他願意參政的動力。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拾荒老人來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就地分贓的恐怖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