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佳瑜18歲,是我以前還在國中教書時的學生。當時學校暗地能力分班,她被分發到的班級,學習意願普遍低落,國中畢業時,基測成績PR值只有20,家境清寒的她為了要念到公立學校,轉學到台東。

    住在台東的她為就醫北上,順道來訪。

    「我在台東從時薪8090開始打工,到現在時薪115,有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在讀書還是在打工,因為打工的時間比讀書多太多了。」

    「時薪80是餐廳的價碼,我需要背一百多道菜,我做了三天就做不下去,寧可回學校找工讀機會,一方面是很累,身體受不了,另一方面是良心過不去,餐廳裡的食物都是一包包的料理包,我雖然是讀園藝科,多多少少也讀了一些食材常識,那些料理包裡面加的都是化學調味料,老闆說只能多加(調味料)不能少加,我怎麼灑得下去?沒做幾天,我就回學校,寧可少賺點錢。」

    「陸生一個月可以領三萬元獎學金,像我們家境清寒的本地生就只能打工,找工讀機會,三萬塊,我要打工100個小時,而且,我還不一定有機會可以找到100小時的工作機會(一個月);更可惡的是,陸生一個月三萬元的獎學金不是教育部出錢,而是從校務基金出的,校務基金為了平衡支出,可能會砍掉工讀生的名額,我就沒有工讀機會了...砍了我們,學校也很傷腦筋,各處室的教職員很需要工讀生幫他們跑腿辦事。」

    「媽媽這次陪我看醫生,她跟老闆請一個星期的假,老闆還兇她說要把她辭掉,媽媽也回『辭啊,我就不相信你請得到人來工作』,媽媽每天早上四點半上工煮早餐,中式Buffet,唉呀!我們那裡只有陸客,隨便煮煮就好了,對陸客不用太客氣,他們很討債、很浪費;陸客來了,不一定有賺頭,破壞得很厲害,只會讓我們的生活環境越來越差勁而已...」她的媽媽一天要接四份工作,每月收入仍不足以支付生活最低開銷。

    長輩都說,這是命定,因為我前輩子修的不夠,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她很困惑也很不平,「為什麼我天生不如人,又不會讀書,身體又差,為了要申請低收入、申請獎助學金、減免學費,幫媽媽找工作機會...,我到處求人,讓我覺得自己很沒有尊嚴,我已經很努力了,還是覺得生活很困窘?」

    我跟她說「你已經很努力很盡力了,很多問題是是政策制度造成的,不是你個人因素。」

    佳瑜在逆境中成長,跟同年齡的同學比較起來,她的社會閱歷非常豐富,我們對話很流動,我只需要釐清一些觀念,讓她清楚問題不在出身命定,問題根源在黨國體制、中央集權。給監察院調查權、彈劾權以削弱立法權便於行政權獨大,給考試院以全國性高普考壟斷人事權以便中央政府壟斷人事資源,何以不尊重地方政府人事任用權,何以連最簡單的「社區高中」就近入學」教育部都還要聯招、基測、會考?何不讓個別學校有獨立招生的自主權?原因很簡單,便於中央集權。

    個別高中資源差太多,搞什麼超額比序總積分都只因城鄉差距大,大家在搶明星學校的資源,如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講的經典名言「台灣的教育體制,是一種逆向的所得重分配。」如果各校資源差距小,學生全都願意就讀社區高中,不就省事了。

    「老師,你講這些道理,都很簡單,也容易聽懂,我好像清楚我的問題,煩惱也變小了,但是,回到台東,回到那個環境,大家的觀念都跟我不一樣,我又要被強迫洗腦,又要否定我的感覺,我的心又會亂起來,常常會覺得秀才遇到兵...?」

    這正是我困難的地方,我很抱歉的跟她說,「每次在臉書上,看你寫著秀才遇到兵,我就覺得你又對號入座了!只能鼓勵你,你北上時,有機會到我這,或許可以增加一些正面的力量」,「不過,自由跟尊重,懂了就是懂了,放心,你看問題會變得清楚而且確定」。

    延伸閱讀:【高教環境的階層化】窮小孩念書難翻身?

     

     


    普世價值 / 教育現場

       

上一篇:「沒消息,就是好消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拾荒老人來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