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溪州市場、竹林市場,走到孫家宗祠。

    今天以「國父紀念館、圖書館被拆」為起頭話題,跟市場賣蔥油餅的攤販、有機食品店的店員、還有國中門口賣豬血糕的小販聊天,透過他們,我對永和有進一步的了解。

    有機食品店的店員,對永和的印象?

    「交通方便、生活機能好,要什麼有什麼,唯一缺點,就是生活空間太小、綠地不夠,沒有地方可以去;沒辦法,要住在這裡,就只有忍耐接受,不然怎麼辦?現在房價那麼高,能夠搬到那裡去?」

    聽來好像她很認命,不過,問到永和國父紀念館跟圖書館要被改建一事,她馬上義憤填膺,「怎麼可以,這根本就是圖利建商,應該要抗爭的,這是公共空間啊!前幾天,街頭有連署,我很贊成,這是應該的,我本來有在關心這件事,後來一忙,就忘了....。」

    我離開店門前,她跟我說,「我會再注意這件事情的後續發展。」

    很幸運的,賣豬血糕的小販,正是孫家後人,他扳著指頭算給我聽,「永和區公所、警察局、國父紀念館、圖書館,還有永和國中校地,都是孫家捐出來的土地。」

    「前一陣子,區公所要著沿永和國中周邊畫停車格,我們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孫家捐地,你們政府跟老百姓收錢,太過分,不然,我們把地收回來好了。」

    「永和國父紀念館是孫家捐地,人民出錢(捐地時值270萬元,幾占總工程費580萬元一半,建館經費各方募集約263萬元),幼稚園、國中小的畢業典禮、婚喪喜慶宴客、兵役體檢抽籤、學校社團成果發表,各單位要租借場地,我們都很歡迎,當初孫家的用意,就是要成為市民中心,凝聚市民感情..」,他說到這裡,喚起了我的記憶,真的耶!20年前的永和是個純樸的小鎮,永和國父紀念館有著市民共同的記憶。http://e-info.org.tw/node/100514

    「後來,租借單位越來越少,禮堂空間就慢慢閒置了...」,我想這是因為各校資源充裕場地夠用,足以應付各項活動,無須借外舉辦,整體而言是社會富裕了,生活形態需求也慢慢在改變了。

    「孫家的祖先牌位還放在禮堂後面,半年前,區公所要我們把祖先牌位遷到福和橋附近,那裡的地不是我們的,如果我們又被趕,怎麼辦?還來才知道因為要都更,而且市政府沒有讓我們知道整個都更計畫,是我們自己調圖出來看才搞清楚整個都更的範圍,所以,才會跟市政府協商兩次。」

    「連署是請人民為我們作證,這個政府常常出爾反爾,法律都是他們在訂的,他們都合法,吃虧的都是人民,連署行動很踴躍,一週內就有3700人簽名,謝謝大家的支持。」

    「我還是氣不過,祖先捐出來是做公益,現在被都更改建住商大樓,大概有三十層左右,以目前永和的房價來看,那是天文數字,都是財團在賺,我們可能會分到一二層吧!」

    「孫家在中永和是大家族,這條街,30戶人家有15戶是孫家,竹林市場裡,有六成姓孫,走在路上,很多都是姓孫的,只是我們家族人數太多,自己人都不認識」,「已經分家了,好壞自己承擔,到時候,都更分到的錢,應該是歸入宗祠總會...。」

    他的攤位生意很好,炎炎夏日,顧客從未間斷,他口說手動,不斷拭汗。

    竹林市場賣蔥油餅的攤販大哥,另有看法。

    「我待永和三四十年,永和沒有頭人,孫家也是跟政府掛鉤合作的啦!從孫火木(第三、四屆鎮長,1965~1973)開始」,「他們是有捐地,還不是利益交換,捐地、開路、抬高地價,不然,你看,從中興街到信義路,不過是一條路,怎麼會歪成這樣?」 http://blog.yam.com/qlife/article/14964573

    「市場裡,姓孫的人那麼多,怎麼會一個里長都選不上?很簡單,平常都沒有相借問,根本沒有熱心公益,台灣人重情,平常時,嘴甜一點,勤快一點,平時有耕耘,選舉到了,就會有成果,台中林佳龍都可以成功,我們這個市場那有比台中困難?」

    福林里的里長,連任三屆,12年,他對竹林市場可有建設?

    攤販大哥搖搖頭,「市場人氣越來越差,顧客都跑到溪州市場跟福和早市,我們這裡的東西就是比其他市場貴,價格隨便賣家喊,市場頭一盒小番茄150元,市場尾可以賣到350元,有時候更過分,後面的人會來前面買(小番茄),拿到後面照常賣350,大家都很精明,你這樣誰要來買?」「我這攤位,管理費一天30塊,現金現收,每天早上十點鐘左右,里長的妹妹就來收錢,每一攤都不放過,在市場外面的擺攤也要收」,「市場沒人管理啊!有人管理,不會這樣!有整理有規劃,價格合理,白天有早市,晚上有夜市,不可能人氣越來越差的。」

    「人氣差到什麼程度?以前一天蔥油餅可以賣到幾百張,人擠人,現在一天賣不到幾張...。」

    攤販大哥從年輕就關心公共議題,「尤清出來選縣長時,我正好做失意失敗,每天要工作賺吃,我還是丟五千元在他的宣傳車裡;這次學生運動,我也很支持,就是沒辦法跟大家一起抗爭,就只有在幕後捐錢」,談到台灣局勢,他猛搖頭,「這個政府,一定要讓她倒,不然,真的要完蛋」,但是,談到有否可能改選福林里里長,他是搖頭還加嘆氣,「你扳伊未倒,現在就在辦遊覽,早就買了...。」

    「政府真奸巧,七合一選舉,把大大小小選舉都綁在一起,基層的、地方的、中央的,這樣他們就有機會從中下手;我是會出來投票,問題是地方選市議員,我就是要投國民黨,沒辦法,我是攤販,要擺攤要謀生,總是要拜託他們照顧」,在目前的選舉機制,地方民意代表與在地公民形成共生結構,看起來似乎是魚水互利,不過,他還是說「前些時候,我拜託國民黨某某人幫我關照一下,留個攤位,他都沒有回應,就是要等到選舉,才會出來幫大家做事。

    「你板伊未倒啦!」這句話,他說了好幾次;小小的市場,有著政府與地方派系交錯複雜關係的縮影,他清楚國民黨以公部門挾持公民、掌控地方基層的手法與程度。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外勞空窗期怎麼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充場面討好總統的黃埔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