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回托缽的路線,在永和行腳,從頂溪市場、永和國父紀念館到四號公園。

    特意挑下午三點以後進頂溪市場,根據過往經驗,此時人客稀少,我比較有機會跟商家聊天;只是,看著沿路擺設的水果、成衣、五金,我反而有點卻步,我對市場攤販一無所知,怎麼切入他們最關心的話題?

    看到一家成衣攤的老闆在收拾貨品,我不假思索,隨口問著,「老闆,我可以做點市調,那些是台灣貨?」

    外表看起來酷酷的老闆,雖然說話時眼睛不看人,其實蠻熱心的。

    老闆的成衣攤,有六成是韓國製、三四成台灣製、中國製品不過一二成,「我們市場成衣,走的是質感路線,大部分是韓國貨,跟夜市不同,夜市成衣百分之百是大陸製,走流行路線,價格比這裡便宜一半」,「現在韓國貨最夯,因為韓劇流行啊!置入性行銷,帶動韓國所有的產業,加上他們的成衣有一定的品質水準,台灣成衣質感也很好,都是用韓國的版子,大陸的不行,他們的技術就是沒辦法提升,太粗糙了」,「現在台灣的成衣廠都往南移,南部人工便宜,還可以支持下去,桃園新竹的成衣廠都收起來了。」

    老闆入行六年,最近要把市場的攤位收起來,「先擺地攤,省下攤位租金,買氣越來越差了。」

    競爭對手是誰?

    「資源回收二手衣、殯葬儀社、日本二手衣」,他的答案讓我吃驚,「現在全台灣有十幾家資源回收二手衣,你有看過他們做慈善嗎?根本沒有!他們就是把二手衣整理一下,重新車上標籤再出售,很簡單的」,「葬儀社會幫死者處理身後衣物,他們的處理方式就是上市再賣,所以,你會看到很便宜的亞曼尼西裝...」,「這些成衣質料好又便宜,來源一定是有問題的,那有那麼多百貨專櫃下架品?知道這些內幕的人很多,只是,現在經濟不景氣,購買力差,便宜嘛!還是會批來賣給顧客」,「我剛開始擺攤時,整個市場只有一兩家在賣這種成衣,現在有十幾家,我的生意怎麼做得下去?」,「這些成衣打擊的是我們正當營業者,政府都沒有在管理,台灣是自己人吃自己人」,「殯葬業者轉賣死者衣物的事,很多人都不知道,你既然要做市調寫報告,讓更多人知道也好,這真的是很不道德....。」

    (資源二手衣的部份,我略有所聞,殯葬業者轉賣死者衣物的部份,讓我瞠目結舌。)

    台灣的成衣市場,我了解到一個程度,覺得差不多了,跟老闆說「今年11月有選舉...」,話還沒說完,他很兇的打斷,「不要跟我提馬英九,這個人我連聽都不想聽,六年前,我剛入行,扁執政,還算景氣,後來換成馬執政,差太多了...我是民進黨的,這樣你清楚了吧?」

    ok,我的市調先告一個段落,跟老闆致謝轉身離去,老闆在背後喊著「有問題,不清楚的,再來問我」,我轉身再次跟他鞠躬致謝。

    孫家是永和的大地主,永和國父紀念館與圖書館原本是孫家土地,40年前捐贈永和市公所興建市民公共空間,近日新北市政府「變更永和都市計畫」預計在此地興建住商大樓出售。

    在圖書館門口,跟一位老先生「知道圖書館要被拆嗎?」聊起。

    老伯伯今年83,他是孫立人的青年軍,打過滇緬戰役,「孫立人很會訓練軍隊,他訓練出來的軍隊就真的是軍隊,我們後來撤到鳳山,好辛苦,什麼都要做」,提到孫立人,他仍有懷念敬重之情。

    他知道孫立人受冤案迫害,也經過國民黨白色恐怖,問到張志軍訪台,他覺得「很好,來了解台灣狀況」,「習近平在大力肅貪,中國會越來越好」....,他的言語有很多矛盾。

    我鬆鬆的跟他聊,直言不諱的提出相反意見。他說「國共內戰時,共產黨很會嫁禍給國民黨」,我說「國民黨統治台灣,也很會這一套,孫立人就是其中之一」;他說「罪證確鑿,怎麼可以廢除死刑」,我說「當年孫立人兵變,也是證據充分,你要什麼證據,國民黨都有辦法變出來的」....,我自然笑笑的說,他也不以為忤。

    他說「我支持國民黨,你支持誰?」

    我說「我支持自由人權,每個人都很重要,每個人都是寶貝。」

    這個答案讓他愣了一下,「對對對,自由人權最重要!」

    我跟他說「我們現在可以站在街頭,什麼都談,台灣已經比過去進步太多了,相較於過去的白色恐怖」,他點頭同意。

    我再進一步說,「台灣要成為永久中立國,這樣台灣才不會被美國出賣,不會被中國出賣,照這樣的情勢發展,美中勢必一戰的,美中開戰,台灣就倒楣了。

    他同意目前的世界局勢,搖頭說「台灣要中立,不容易啊!美國不會同意,中國也不會同意的。」

    「美中兩霸會不會同意,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們要怎麼活是我們的事情,做人的尊嚴就是自己國家自己救,任何霸權不得介入。一定要先把自己的立場站穩,凸顯在地的政治意志,主權在民才不是空話,自己站不穩,什麼都不可能。」

    老先生有軍人氣概,很開心的跟我握手,「你有顆男人的心,今天能夠相遇真是有緣份!

    雖然我與老先生意見不盡相同,卻在對話裡不斷的求同存異,相談甚歡啊!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好久沒有剪頭髮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外勞的「特殊」健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