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年師離開台灣前往美國的那一刻,內心就深深許下一個願望「要用音樂歌頌愛、用軟實力洗滌長期被威權扭曲染污的文化,打算長期就用自己的雙手彈琴,呼喚每個人內心深深嚮往真正自由、民主的做人尊嚴,大聲說出「台灣是我的厝」而發心的創作。一切都是深深感恩師的教導而做,都是報答聖脈同修而彈。 連續一個星期的密集練習,除了體力已透支,看到這些年輕團員也用他們身上的樂器在唱歌,為天地而唱,許多的聽眾是第一次到國家演奏廳,因為找不到入口,還不斷要求兩廳院能不能延遲幾分鐘開演。一位媽媽帶著小朋友,路上掉了手機,說什麼都要趕在14:30前入場;一個家庭用實際行動,全家11個人總動員就是為了來聽「台灣是我的厝」;太多聽眾聽了「母親」、「親愛的阿爸」、「真正的愛」,就一直掉淚,直到聲樂家們合力唱出最後一首「台灣」,此時整個會場氣氛拉高,對台灣之情,再也按捺不住的力量,於焉呈現。 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著對這塊土地的情感,如果我們的教育從小就被尊重可以確實落實群育,美感教育,讓孩子知道生在這裡、長在這裡,與這一代我們一定要知道的文化歷史,這是一個公民的知情權,絕不容被忽視、被踐踏。盡管長久以來被教導只有聯考、升學本位主義是唯一出路、吃喝玩樂話八卦是主要的宣洩,一旦遇上生命裡的最真,聽眾的眼淚再也不聽使喚,不難見到愛台灣是大家的最自然,只要從家庭教育做起,從關心社會,從監督政府開始,不放棄任何一絲絲的機會,不看不起自己的發聲,台灣一定可以成為成熟的公民國度。 師在虛空中守護,每個音符都是師加持過的,從LA飄揚過海的,滿溢的深情為師、為聖脈而奏,情緒的起伏、強音、弱音、頓音、圓滑,道盡心中對聖脈虔誠的信與禮敬師,太多不認識的聽眾,相聚一起,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我也在認識新的聽眾,他們透過音樂也在認識我,保握機會把心中的信仰從音樂聲中傳遞出去,這是我的社會責任。 回家後接到「蔣渭水基金會」的執行長蔣理容老師的祝賀,她問:「我很好奇你的信仰是什麼,為何你願意寫台灣歌?」我回:「我在聖脈學法」,她一句「我懂了,那你認識陳儀深了?」是啊!深深敬仰他呢?她又道出知道我參加過「野草莓運動」,「參加台教會活動」,這是她第一次全程參加此場音樂會,她深深感動能用自己的專長,去感動影響週遭的人。我們相約,下次只要為台灣發聲,需要琴聲,我一定不會缺席。 粒粒音符都是用愛堆砌的,得來真的不是理所當然,只有深深感恩,是許多人一直幫我圓夢,更是有數不清的貴人在背後替我承擔與成全,我會用音樂來反抗威權,用音樂來革命,唱一輩的歌,彈一輩子的愛,不僅蕭邦波蘭人才有的「革命練習曲」,不用握一把泥土,遠走他鄉,只要有深深的信仰,有師,有聖脈,我什麼都不怕,走到哪,就用音樂來革命,彈到我不能彈為止。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人權才是民主本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到底要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