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百年追求》第三冊胡慧玲所撰的《民主的浪潮》,故事從1971年開始,結束於民進黨的成功組黨。書中有好多人物,至今仍然在台灣社會中扮演中要角色,讀起來特別有趣,對於這些人物後來的言行舉止,提供了另一個參考的脈絡。

    這一冊中,提到了許多小時候背得滾瓜爛熟的歷史事件,包括退出聯合國、中美建交、十大建設、解嚴…等等,以及一些當時有聽說過、卻不太清楚、只有模糊負面印象的字眼,例如:美麗島,施明德,鄭南榕,陳婉真,民X黨,台獨…。現在重讀這段歷史,感受到的竟是如此不同!

    舉個例子,以下這段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2758號決議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是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的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關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小時候讀起來,覺得是我們被羞辱了,現在讀起來,卻覺得這才是正辦啊!

    一個輸掉人心、輸掉領土的中國國民黨政權,流亡到台灣,卻還要宣稱自己是全中國的代表,真的很不合理!小時候的我之所以會覺得那是羞辱,只不過因為我被日夜洗腦、而認同了中國國民黨及其所控制的政府。今天,當我能分清楚國民黨不等於我的國家,也不等於台灣,我可以愛國、但不可能愛政權,我就不會把國民黨的羞辱當成是我自身的羞辱了。我比較在乎的是台灣、我的國家,到底是用一種什麼樣的姿態,存在這個世界上。我比較在乎的是台灣人究竟有什麼價值,可以和世界分享。

    在2758號決議案通過前,台灣其實有機會改成以更符合實際狀況的國名,或者,以普通會員資格、而不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身分繼續留在聯合國,然而,只因為獨裁者蔣介石堅持「漢賊不兩立」,斷了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門路。

    「漢賊不兩立」這五個字,以前聽起來是多麼義憤填膺啊!現在聽起來只覺得諷刺!尤其是看到郝龍斌的發言說:一直以來,台灣人都有「祖國拋棄了我們」的感受,中國應以同理心了解。

    以前教我們「漢賊不兩立」,現在教我們「認祖歸宗」,中國國民黨的歷史、血緣通通都很有彈性,會跟著權力和財富有所調整。郝的歷史觀,不但完全跳過了台灣原住民,也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很多人是為了拋棄當時的祖國「清國」才渡過黑水溝來台灣的,就像美國人拋棄大英帝國、開創新天地那樣。

    早在1964年,台大教授彭明敏和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就計畫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當然,那時候,傳單還來不急發,三人就被逮捕了。

    這個宣言中的三個主要訴求,現在還是可以拿來用,只要改幾個字:

    一,確認「和平統一」絕不可能。推翻國民黨,團結2300萬人的力量,不分種族,竭誠合作,成立新的政府。

    二、重新制定憲法,保障基本人權,成立向國會負責且具有效能的政府,實行真正的民主政治。
    三、以自由世界的一分子,重新加入聯合國,與所有愛好和平的國家建立邦交,共同為世界和平而努力。

     

    郝龍斌說要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但是「中華民國」早就被一國兩區「屈」成Chinese Taipei了,硬拗也拗不出其真實的存在,連「中華民國國旗」都不能與「中國五星旗」並列了,警察都帶頭毀損「國旗」了,哪來「中華民國」?真實存在的是:有自由意志的台灣居民所組成的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她的名字,就是台灣。那是我們填選郵件地址、國際文件、申請帳號時所用的國名。當然,有時候我們會遇到「中國的台北」的選項,但那絕對不是一個國名,而是對台灣人自由意志的羞辱。

    延伸閱讀:果子離:因為百年追求,而不再百年孤寂──步步驚心讀《百年追求.民主的浪潮》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小國無需奴顏婢膝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去台灣文學館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