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到洗衣店拿衣服,跟老闆娘聊「南門市場將要拆遷」、「士林夜市不見了」、「圓環夜市歇業了」,慢慢談到「師大商圈房租哄抬,特色商家消失」,「很多店家老闆辛苦半天,都是在替房東賺錢,算袂和!」

    講到這裡,老闆娘很有感覺,因為她的店面也是租的,她也是因為原來的房東調漲房租,才搬來這裡,「你看喔!這個小的店面,兩萬多,兩年來,房東漲了兩次。」

    「跟中國做生意,要注意,不要讓房價一直漲,年輕人買不起房子,找不到工作機會,收入又不好。」

    說到這裡,老闆娘的感觸又深一點,「對啊!對啊!那邊的人一直過來,搶了我們年輕人的工作機會,就很不好了。」

    老闆娘多才多藝,曾經開過小吃店,醬料怎麼拌、少油還是多油、灑芹菜還是灑蔥花,她對口味是很要求的,「常常我店門還沒開,就一大群人拿著盤子在排隊,他們都說我的東西很清淡很有味道。」

    聽著老闆娘的分享,我問著「如果台灣是個偉大的國家,我們會過著怎樣的生活?」

    她沒回答,我接著說「大家買得起房子,薪水足夠生活,有工作也有休閒,不用吃很貴的食品,但是,食材實在有味道,開店也可以交很多朋友,我們把產品越做越好...」,就像老闆娘,她做人實在做工實在,顧客都跟著她跑,不管她的店搬到那裡。

    閒談裡,我輕輕的呼喚老闆娘一起來做夢,台灣可以是個很偉大的國家,很平實的偉大。

    到龍山寺捷運站,往地下樓層走,因為天氣熱,很多人會躲到地下商場吹冷氣。

    在地下三樓的手扶梯旁,跟一位阿伯搭訕,「阿伯,來ioh謎猜,好無?」
    阿伯沒有什麼表情,說著「什麼謎猜,你說啊!」

    但是,當我說「少年仔,討海,是為著海?還是為著魚?」
    阿伯臉上的表情開始活絡,他認真的想,「敢是為著魚?」

    我再搬出第二個謎語,「生活,為著一口飯,還是為著一口氣?」
    阿伯說著「為著一口氣啊!」

    他神情又不一樣了,我也從蹲在他面前,改成坐到他旁邊。

    「阿伯,你將這兩個謎猜連在一起想想看;先有一口氣,還是先有一口飯?先有海?還是先有魚?」「其實,講得都仝款,咱要先有尊嚴,生活才有可能有品質」,我越講越順,阿伯也露出牙齒笑了,「很有道理。」

    「阿伯,第三個謎猜,去中華民國,欲走那一條路?」

    這個話題,擊中了阿伯的心事,他整個神情往下沈,「台灣欲獨立,無可能啦!你看現在情勢...不是我們要獨立就能獨立,要現實一點,中國...」,他說得有點激動。

    我把他的話打斷,「阿伯,這三個謎猜愛連到陣想喔!」

    我輕輕的念誦,「為著魚?還是為著海?為著一口飯?還是為著一口氣?」幫阿伯複習一下,他的情緒緩了下來,他認真的聽。

    「台灣要成為獨立的國家,欲走那一條路?先愛有尊嚴,沒尊嚴,就沒國家,做人愛有尊嚴,政府愛有尊嚴,才可能有國家」,說著說著,不只是我更清楚「沒有自由就沒有國家」、「沒有獨立的人格,就沒有獨立的國家」,阿伯也跟著點頭。

    「阿伯,我們來想像,台灣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我們的生活是啥款?」

    阿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說著「按呢想,心頭都開,感覺著有希望」,聽到阿伯這麼說,我的心也跟著開了。

    阿伯今年72歲,金瓜石水湳洞人,現在住板橋,今天來祖師廟拜拜;他是瓜山國校漣洞分校的畢業生,正好媽媽是瓜山國校畢業,聊起金瓜石,我們都有份很深厚的感情。

    分手前,我回到相識的初衷,「我們先有尊嚴,才會有國家;做人有尊嚴,國家才有可能有主權」,「阿伯,今天能夠跟你認識,我著幸運!」

    他好開心,「今天可以相遇,好難得的緣份,幾百年才一擺!」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同根扁擔下的挑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小國無需奴顏婢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