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有跟一個常常來收紙箱的伯伯說,我們做到今天了,今天他可以來多趟一點,因為我們今天可能會丟很多紙箱掉,就在伯伯來最後一趟的時候,我們開始有了聊天的機會,就一個「油下個星期又要漲了開始」,開啟了我們近一個小時的「批鬥大會」。 

    我們從黨產,一路到「彼隻馬」的心理剖析,無論伯伯提什麼,我總是可以接下去說,228、國民黨貪污、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人永遠沒有機會出頭…等,伯伯一直稱讚我,說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簡單,能夠知道那麼多台灣的辛酸史,台灣真的有希望啦。我說,以前我也完全不會知道這些事情,那是自從馬英九做了第二任之後,很多事情浮上檯面,加上我們老師都會跟我們說一些媒體不會告訴我們的事,所以我才會知道的。 

    伯伯說,「彼隻馬」在做第二任時候,就已經跟對岸說好了,要賣台了啦。服貿的30秒通過,其實只是形式而己,還好有這些學生、年輕人站出來挺身救台灣,不然台灣會亡啦。我說:所以,台灣人真的要覺醒,年底的選舉一定要讓國民黨倒,不然台灣永遠不會有出頭的一天。伯伯說到眼眶含淚啦…好像說中了他的心聲一般,不停的喃喃自語的說:台灣人要覺醒…台灣人要覺醒… 

    很妙的是,我們兩個人的對話,都不是眼神對眼神的交流,而是各做各的事,嘴巴一邊動,一邊在分類要去倉庫的、要去賣場的東西,而伯伯,則是一邊說著話,一邊割著紙箱,一邊壓縮紙箱,若不是在現場,很難看得出來我們兩個有在交流。 

    另一個同事從外面進來一會後,跟我說:你們兩個也太厲害了吧! 我以為你們都在做自己的事情,結果沒想到,你們居然在聊這麼深入的國家議題喔~~我也很驚訝伯伯這把年紀了,對台灣有著深深的期許,而且他對國民黨的了解,也很深入,或許是看穿了他們的詭計了吧!   

    問伯伯,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伯伯說,因為他的孫子,跟我差不多大,在調查局裡面當主任,工作很認真,好幾次都有機會可以往上調,但就是因為沒有錢可以「賄賂」上面的,所以一直升不上去。當初就是因為家境不好,所以才去考調查局,在調查局裡表現的很好,但就因沒錢烏西,所以一直沒有辦法往上調,位置就一直停留在主任,而他孫子也一直想要証明,沒用錢烏西也可以靠實力做到高層,但還在努力中。

    伯伯臨走前,很語重心長的跟我說:小姐!台灣愛靠恁啊啦,聽到這句話,感覺我們都是同在這根扁擔下的挑夫,台灣,必須靠我們的力量,讓它更好。阿伯走後,雖然一樣都在做著事,但是感覺胸中有一把火,正在燃燒著…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福島不再黯淡悲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阿伯也是瓜山國小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