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參加哲五「從成大零貳社『褻瀆蔣公』事件,談蔣介石的歷史評價問題」。
    首先由張芷菱以投影片介紹成大「零二社」,從歷年活動照(如反國光石化)到此次的「蔣介石裝置藝術」,再仔細地介紹活動前的籌劃與227晚間的佈置過程,最後是事件後校方、學生會與同儕間各界的回應,當然,最精彩的是pps與臉書上的論辯。
    芷菱發言後,施懿倫補充,然後酥餅請儀深教授談「蔣介石的歷史評價」,儀深教授的論述完全以口白表達,我以為除非是對這段歷史很熟悉,心又夠安靜,注意力持續連貫,否則會聽到一大堆的時間地名人名,不容易有完整清晰的概念圖像,聽著聽著會有些吃力,如果儀深教授也用投影片來輔助說明的話,效果會比較好。
    他最終的結論,定位在「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元兇」,對我而言,感覺這樣的開展性不足,不是這個論點不重要,而是成大零二社的學生已經以實際行動印證了儀深教授的結論,需要探討的是──20年了,為什麼台灣社會還在做同一件事?
    這場與談,主辦單位以「二二八與蔣介石」為主軸,邀請學生與教授為與談人,台上是不同世代,而台下的參與者,也正好混合著兩種世代,既有像芷菱一般年紀的大學生,也有像我一般的中老年紀群。只是,整場與談,主持人並未設計讓台上的青年學生與中世代學者有對話交流的機會,開放問答後,台上台下也大都是各自世代對流,覺得很可惜。
    在開放問答時,最歡喜佩服的是芷菱的想法:「學生是學校的主體時,校方卻表示『抗議不能違規』,我們的『反威權』,被看成『不愛乾淨』,為什麼大家只有檢視手段,沒有看到手段背後的目的?」、「要檢討的是,為什麼要透過這麼激烈的手段,才能達到目的?」
    懿倫補充著,「我們希望先有銅像存廢的討論,然後才是移除,而不是沒有經過討論就決定移除。」
    芷菱後續表示著,「你心中的銅像有沒有倒下來?這是零二社想要探究的」,「我們還在找可以凝聚台灣學生的共同意識」,「台灣歷史最令人害怕的是沒有加害者,我們都是受害者,但都找不到加害者」,「對我而言,歷史是什麼?『人權』!」
    面對一位台大生的提問「涉嫌叛亂叛國的台共,如何在二二八中為他們定位?」
    芷菱與懿倫都很肯定的回答,「即使是台共,還有要回到人權來看問題。」
    整場座談到後來,我的注意力幾乎都放在眼前兩位學生的身上,好讚嘆芷菱與懿倫對人權思考的通透,好歡喜台灣民主運動有新生代的崛起,這些年輕孩子比上個世代的台灣人更沒有框架與包袱,也相對的更有活力。
    更重要的,在他們的思考主軸,已經回應了文宣上一段很吸引人的文字,「透過青年學子與中世代學者的交談,重新思考台灣這片土地在民主化後,面對著轉型正義與歷史真相,究竟還缺了什麼?而未來,又該朝哪個方向前進?」
    台灣缺了什麼?人權!
    好棒的孩子!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踐踏大埔阿嬤的政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練習用音樂來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