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抽空閱讀余杰的新作《中國教父習近平》,只看了一點序文,就必須停下去處理其它的事了。但短短的一些文字,卻在我內心起了很大的震盪。很欣賞他對人事物的觀察、洞見,以及用生命捍衛普世價值的意志和勇氣。

    余杰,在2004年,因為和劉曉波等人共同起草中國人權報告,被中共當局列為黑名單,禁止他在中國內地發表作品。但是,他仍然在香港、台灣、北美等地發表文章。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余杰竟被非法軟禁了好幾個月,還遭到黑頭套綁架及酷刑折磨。終於在2012年,他攜帶妻兒離開中國,獲得美國政府的政治庇護。

    李筱峰說,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議份子中,很多人雖為中國的民主化奮鬥,但是對於台灣的獨立自主,他們卻持著反對的態度。余杰是極少數支持台灣獨立的異議人士。有一次,李筱峰在臉書上說:「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國家,說不定我不會強調台灣獨立。」沒想到,余杰給他的回應是:「即使中國民主化了,台灣還是有權利獨立自主。」

    余杰在美國寫完了「中國影帝溫家寶」的續集和「河蟹大帝胡錦濤」後,中共對他發出製造江南案的死亡威脅。面對著中共這邪惡組織,什麼恐怖手段都可能使得出來,但他仍按照計畫出版新書。當他宣佈要寫作「中國教父習近平」時,與他合作多年的香港晨鐘書局就被關閉了,可見中共當局內心多大的恐懼。

    當我閉上眼睛想像面對中共恐嚇要活埋、要「江南」,他那時的心情是如何?這時,不禁連想起當年和國民黨警方對峙時,拿著自製的汽油彈,準備與獨裁政權同歸於盡的陳婉真,她的心情是如何?然後,我又想到了在特務嚴密羅網管控的氣氛下,仍然像「撲火飛蛾」般,幫彭明敏潛逃出境的唐培禮牧師…。

    印度裔英國作家薩爾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出版小說《撒旦詩篇》,被當時的伊朗精神領袖霍梅尼頒佈宗教律令,以「褻瀆伊斯蘭」為由,宣判該書作者死刑,並號召全世界穆斯林追殺他。

    這些人,他們都有溫暖的家,有幼小的兒女,他們不是天生就神勇,也不是沒有後顧之憂的敢死隊,相信他們在死亡的陰影籠罩下,心裡難免會有不安的波動。

    但當看穿獨裁政權的暴力與謊言,他們無法閉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為了人類久久長長的民主與自由,他們選擇勇敢地說真心話、做該做的事,即使因而付出沈重的代價,依然無怨無悔。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人類最高貴的靈魂,那麼的真,那麼的美!不管他們是來自哪一個國家,感覺他們都是同一國人,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公民。

    延伸閱讀:因為真理,得到自由──余杰《火與冰》(諶淑婷)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 512余杰在高雄大學演講,一名陸生當眾質疑他不愛國,余杰回答,他不會愛一個抽象的國家、一個政權,也不愛政黨或黨的領導人,或貪腐的巨大集團,他愛的是每一個活生生的人,愛的是土地,那是鄉土之愛而非政權之愛。幾日後,他在臉書上以漢娜.鄂蘭的話又做了一次說明:「我這一生中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集體────不愛德意志,不愛法蘭西,不愛美利堅,不愛工人階級,不愛這一切。我只愛我的朋友,我所知道、所信仰的唯一一種愛,就是愛人。」

上一篇:遊日本回頭看台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靈魂的天性就是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