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的海洋想,集合時就開始下著細雨,大家撐著傘靜靜地聆聽一心認真的解說。不久她要大家閉上眼睛,全神貫注聆聽周遭的聲音時,感覺此時的心好靜,微風吹拂,四周的人聲,還有不遠處的車聲,都變成一種配樂,心靜下來的感覺真好。 

    上船前一寂說了一個楔子:一個年輕的漁夫第一次要出海捕魚,老船長問他說:「你討海是為了海,還是為了魚?」他聽不懂,老船長就跟他說為了魚是為了生活,為了海是生命和環境的永續。 

    沿著淡水河下行的航程,兩旁的河堤雖然畫上了彩色的圖案,但這些讓人感覺和大自然的隔離,少了一種人和大自然生命連結的感動。雨停停下下,我們時而在船頭迎風快意,感受著水天的遼闊,時而在船尾靜靜佇立,欣賞著雨點打在河面上時,那種珠光萬點的喜感。這時才真正感覺到與天地實實在在連結的感動。 

    越往下行,堤防不見了,我們看到右方紅樹林,茂密的水茟仔做為生態的維護先鋒,才知道原來人的生存環境本就應該和大自然環境透過紅樹林而連結。 

    過了關渡橋,在船尾聽到高高瘦瘦的張船長,指著右前方即將營運的一艘富麗堂皇的遊艇,說那是羅福助的兒子羅明財投資百分之二十,中資百分之八十的大河之戀皇后號。他非常痛恨國民黨政府的無能,把台灣經濟搞得民不潦生,到處宣揚年底選舉不要投國民黨。 

    在老街附近上了岸,我們步行穿過巷道,來到偕醫館,這是馬偕醫師所處的時代北台灣第一個也是唯一的西醫院。隨後坐車去紅毛城,紅毛城依山面海,想像百年前守在重要的軍事要地的氣勢,即便今天遠眺外海和觀音山,也有一種一覽無遺的快意。 

    厚實的碉堡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但側面豎立的九面旗幟,清楚地述說著這個地方的主權更迭,卻正好跟台灣這片土地的殖民歷史息息相關。看到這些旗子不會讓人感動,反而只會讓人對強權的窮兵黷武,心生一種不能苟同的感覺。 

    進人紅毛城後面的真理大學,前身是淡水工商專校,再往前是牛津大學堂---馬偕博士回他的家鄉加拿大牛津郡募款,在1882年設立的私塾,也是他將畢生所學和經驗,全方位傳承給他所摯愛的學生之處。我們在一百多年的紅磚建築前,聽著馬偕博士與這片土地的感情故事,他對學生全身全意地付出和最真的愛,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仍然奉獻給學生和這塊土地,最後我們一起唱著為馬偕博士而作的馬偕之歌:最後的住家。 

    我全心所疼惜的台灣,我的青春攏總獻給你我心袂通割離的台灣,我的人生攏總獻給你 

    相信每個人都有馬偕博士這樣的真心,相信每個人都想做到自己的最真最善和最美! 

    可惜我們沒有像歐美那樣的教育,因為我們少了一個以台灣為主體意識的政府,所以我們真正的國家---台灣,連官員和總統也叫不出口,中華台北是什麼東東?中國台北連三歲小孩也聽不懂!更何況中華民國只是幽靈一個,我們國家不叫台灣,也要叫福爾摩沙! 

    只有找回這塊土地的本體性,才能讓台灣人找回真正的自己,讓台灣人對斯土斯民有真正的愛,讓台灣人像馬偕博士一樣,活出真正的自己。 

    年底的七合一選舉,我們雖然暫時抜除不了這個無能而剛愎自用的總統,但是一定要讓中國共産黨知道台灣的主權由台灣人民決定,讓全中國人民知道,台灣民主是他們的典範,只有民主才是他們未來的幸福的最好保障。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找回「自然人」的感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與女兒談戰爭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