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海洋想要出航了,下午兩點半在大稻埕集合,下起了小雨,但不減興致,大家撐起傘,聽著一心講解今天不是觀光旅行團,也不是古蹟趴趴走主要是從不一樣的角度,來看待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環境。同時讓大海的韻律、河流的韻律…來洗滌我們的感官與身心,這時一心邀請大家將眼睛閉起來,聽此時時空存在著幾多種的聲音。

    一寂說,討海人的心情,是為了一條魚?還是為了情?吃飯是為了一口飯,還是為了一口氣?為今天海洋想下了很好的註解。

    在海上行走,我們想像著1869,有一個人很浪漫的找來了兩艘船,沿著淡水河,順勢而下流入台灣海峽到蘇伊士運河,繞了大約半個地球,最後來到紐約,將「精選台灣烏龍茶」推銷到全世界,贏得好評。遙想李春生透過船運完成茶葉貿易那種精神,令人起雞皮疙瘩。

    我們正乘船順勢而下,去感受海洋之子的人格特質---視野遼闊、靈活務實、吸納匯聚進取。

    兩岸的堤防,一寂提醒著到了社子島時,是否發現變矮了,最諷刺的是因為經費不足;相對台北市經費充足,所以堤防蓋得高高的。回顧國民政府侵佔台灣之前淡水河兩岸風光,實在美麗極了(上圖分別是1895及1908年大稻埕河岸),沒有堤防,頂多小船靠岸,可以隨時到水邊玩水戲水,沒有消坡塊。

    順勢而下,來到關渡,這裡有著享譽全世界的生態——紅樹林。剛好是淡水河、基隆河的匯流處,生態最豐富就是冷熱鹹淡交接處。

    船停了下來,感受著寬廣湖面的起落,有著豐富的資源,我們從海上看上去,一片綠油油的樹叢,海天一線,乘風而行,大家聚在前頭,感受著風。

    到淡水上岸,來到了紅毛城,大伙坐在牛津學堂聽一寂講馬偕的故事。

    馬偕博士1882年創立西式現代化學校,正港的校長兼槓。他自己打鐘召喚學生,學生聽鐘聲才出來上課。尤其在往生前幾天,掛念學生考試備課,有一天很晚了,依然敲鐘,為學生上最後一堂課,平日每天就帶學生到偕醫館去實驗。1884年《清法戰爭》發生時,當時為了保護外國人,有一艘英國軍艦停在港口,叫馬偕帶家人及貴重之物上船,但馬偕告訴外國朋友說:「啊!我在主裡的這些孩子們就是我的貴重之物。當他們在岸上時,我絕不上船,如果他們將會受苦,那麼我們要一同受苦。」

    好感人的故事,事後小組討論時,重複再講一遍,學員都聽得感動。

    一寂問著大家:在你的生命裡,有沒有一個,你最疼最疼最愛最愛的一個人,他的重要性遠超過你的生命?

    內心浮現的是師,他的透視遠超過自己所知,當全然交出去時,完全信受奉行。為了更高遠的方向,呼喚每一個人做第一等國民,就從做最真的自己開始。

    最後坐在漁人碼頭,最靠近台灣海峽的末端,想像著馬偕當時就是乘著船從台灣海峽進入淡水河,在滬尾登陸,可以想像他第一眼看見淡水的心情嗎?

    一寂如是呼喚,一恩邀請大家閉上眼睛去感覺,風的來去、浪的上下,住在無常,收攝於呼吸,每個人專注的臉龐,不僅放鬆的感覺,也進入想像。

    今天最可愛的是玲真爸媽,90高齡跟著我們這樣走,雖腳程慢但總是很開心跟上,玲真說爸爸當年就讀台南工學院參與二二八,就像是林飛帆搞學運,爸爸低著頭謙虛的說,「沒有啦,林飛帆做的比較多,我沒有啦!」玲真媽媽說,第一次聽見馬偕的故事很開心也很感動,最小的是小珠姪子浩鋒,只有八歲,當一綸問說,你心目中台灣的三個偉大的人物會是誰?這位小朋友說:林飛帆。大家給他鼓鼓掌。

    不管是誰,這一些人正是代表著台灣作第一等國民的希望,願一次次將活動當作第一等公民的催生行動,時時藉機呼喚,相信台灣有一天就真的成為幸福指數最高的第一等國。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有自由才有國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找回「自然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