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每個人有自由才有國家。就像美國開國元勳之一富蘭克林說的:「自由在哪裡,國家就在哪裡。(Where liberty dwells, there is my country)」專制體制下,國家不是依每個人的意志來自由聯合,而是依用依法行政包裝的武力政權。

    太陽花學運期間,常常聽到很多知識分子、學者,指責「國家暴力」,其實,「國家暴力」這個詞是20世紀初的講法,現在還這樣說,易在觀念上造成不知所終的混淆。

    馬克思曾深刻揭露過資本主義自由的虛偽本質。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工人所擁有的自由不過是在市場上出賣自身勞動力並任憑資本家剝削的自由。由於被剝奪生產資料,工人沒有任何自我發展、自我實現的實質自由。馬克思犀利地說,在社會主義以前的所有階級社會中,自由和權利都只限於統治階級內部,所謂自由只是少數集團所擁有的自由。馬克思認為在社會主義中,每個人都自由了,國家是自由人的聯合體。

    結果,人們等到了社會主義的什麼自由」?一種把政權等同國家的專制!

    1933年,秉承蔣介石意旨審判長問陳獨秀「何以要打倒國民政府?」陳獨秀回答國家是「土地、人民、主權之總和也」,他反對政府與危害民國」無干陳獨秀一士諤諤地指陳國民黨以刺刀削去人民權利,以監獄堵塞人民喉舌。這樣的政府難道不應當推翻?

    審判長問陳獨秀是否意欲推翻國民黨?陳獨秀回答政黨不想奪取政權,還叫什麼政黨?最後問:是否尚有抗辯?陳獨秀檢察官以危害民國罪」起訴我,因為我要推翻國民黨和國民政府,但是我只承認反對國民黨和國民政府,卻不承認危害民國。因為政府並非國家,反對政府,並非危害國家。國者何?土地、人民、主權之總和也。

    接著陳獨秀在庭上慷慨陳詞:所謂叛國,刑法上有具體說明,即平時外患罪、戰時外患罪、洩露機密罪。如果把國家和政府混為一談,那又何必摒棄法國路易十六的朕即國家說。」換句話說,打倒政府不是危害國家,真正危害國家的是國民黨政府,以黨部代替議會;以訓政代理民權;以特別法(如危害民國緊急治罪法及出版法等)代替刑法」!

    後來,審判長判決他有期徒刑13年,褫奪公權15」。

    81年了!陳獨秀說打倒政府不是危害國家已經81年了!但國民黨政府依然是黨指揮政,依然是依黨紀就想要制裁立法院長,國民黨政府依然在使用訓政時期的集會遊行法,警察「行政不中立」地唯上是從、鎮壓驅離媒體,濫用不成比例的武力施暴,政府帶頭違法違憲、貪瀆濫權卻又以反貪腐為名整肅異己,

    先知陳獨秀81年前就說得好精允:這樣的政府難道不應當推翻?

    西方人說:「我愛我的國家。」因為國家不是剝削者壓迫被剝削者的工具,不是統治者壓迫被統治者的工具。政府即使由選舉產生,不代表它一定有民主自由與平等,此所以西方人不可能說:「我愛我的政府。」因為再好的政府都是一種「合法的」暴力組織,很危險,每一個國民必須高度警戒。主權在民,主權從來不屬於政府。有人權,才有主權。當政府不在乎人權,處處侵犯人民權益時,就叫暴政,它就是禍國殃民的魔頭。就像希特勒雖然是被合法選出來的,卻製造了人類的浩劫。人人都有責任推翻。

    國家是領土,是我們共同的愛,是我們想要為世界盡一份力量、幫世界更美好的平台。真正的台灣人不分先來後到,就是想做第一等公民,想要建設台灣成為世界第一等國,真正的台灣人絕不允許政府妨礙人民參政的權利,當今政府壟斷國家機器,剝奪台灣人的罷免權、創制複決權,設鳥籠公投把人民參政權關在鳥籠裡面,是可忍也,孰不可忍?

    如果,有個政府和國家是永遠一體的,那根本就不算國家,而只是政權。「推翻中國共產黨、推翻國民黨政府」本來就不等於「顛覆國家」,也不是「叛亂罪」,推翻不公不義的政權,本來就順天應人啊!

    美國政府如果不允許加州、德州獨立的聲音,那只要人民一主張獨立、就會被冠以「主張分裂」的罪名抓起來,那就一定是獨裁、極權的政權!即便有總統任期,或黨主席任期,也跟「朕即國家」沒有兩樣。蘇格蘭主張獨立公投,英國政府會將蘇格蘭人冠以「主張分裂」的罪名抓起來嗎?還好英國政府很文明,不像國民黨政府連「罷免不得宣傳」都可以講成依法行政

    「政府是政府,國家是國家」,兩者絕不等同。面對國家,我們只有愛,面對政府我們永遠要保持警戒,絕對避免空白授權。

    中俄的黨國資本主義,西方的資本主義,都有嚴重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常常讓我們對政治很失望,但政治可以不是這樣的,如果我們放棄了、絕望了,對政治不信任又不看管,那我們衷愛的國家只會給政府和財團製造更大的濫權與操弄空間,我們衷愛的國家只會淪陷得更快。

    西方的資本主義,至少有言論出版自由、集會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西方的憲政,至少有主持違憲審查的法官(台灣的違憲審查由大法官壟斷、效率極低)、至少行政中立沒有黨性,西方的選舉,絕無黨產介入、絕無鳥籠公投、絕無「罷免不得宣傳」。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好心疼又好聽(看)的歌舞—Chandelier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從大稻埕出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