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天台中哲五邀請長期關注原住民族土地議題的林淑雅教授(靜宜大學法律系)與大家一起探討何謂「民族自治和自決」?現行推動的「自治」是否與族人所追求的「自治」相符合?所謂「自治自決」與「解殖民」的關係又是什麼?《誰決定原住民族的前途?》 

    主講人先介紹一首歌誰跟你是一家人 30年前原詞曲:知本卑南族知本部落的高子洋 

     

    歌詞由阿美族守護聯盟的馬太鞍部落青年Ingay Tali改編:

    山你要砍海你污染

    撿根漂流木坐牢還要罰款

    聽完這首歌,我笑翻了。原住民天真的個性,就寫在歌詞中,讓我感到既好笑,又有點辛酸耶。

    談到花蓮慕谷慕魚(Mqmgi)事件。

    其實在這件事不是單一事件,是很多衝突後的一個結果。 

    主持人說:他們原住民其實早就有很多抗議事件,只是這次「銅門事件」有引起四大媒體的關注,所以他特別好奇:為什麼?答案不講!不過,這次銅門村事件的抗爭活動,真的看到他們先民的真正的精神,不與惡勢力妥拹。 

    平地人常愛講他們喜歡喝酒,有些族群是比較喜歡喝酒,但酒對他們來說是很高貴的,不是這樣喝的爛醉;還有他們跳舞給平地人看,他們覺得那是一種輕蔑行為,舞蹈對他們來說是很神聖的,那是跳給神看的,如果平地人要看就參加他們的慶典活動,而不是像現在在觀光園區裡跳著 

    行政院今年五月將原住民自治法草案更改為《原住民自治暫行條例》,主管機關為原民會,主管機關為「原民會」,「原民會」裡的原住民代表都是政府篩選出來的,都是族群裡的爛娃娃,只為自己的利益任國民黨擺佈;使得「自治」淪為「形式」,本質上卻仍是「殖民政權!...原本保障人民的「法律」竟都淪喪為嚇阻人民的工具,大力削弱人民的信念與行動。

    今年年初的一次衝突協商,我剛好在場。

    林務局花蓮林管處要上山將銅門村奇萊山區包括紅檜、扁柏等風倒樹運下山,銅門部落不准林務局這樣做,在原住民的心中,每一顆倒下的樹都是往生原民的靈魂,倒下的巨木不是沒用耶,它對森林的水土保持與我們原民上山的棲息處與動物的棲身所,有很大的關係喔。但平地人不管這些,國民黨派了立委孔文吉來協商,我也到現象去瞭解,看到協商的過程,卻讓我很感動。

    孔文吉立委說: 就讓林務局將樹木運下山,然後將變賣的錢回歸到部落。

    當我聽到立委這樣講,我想,臺灣大部份的原民部落,都會接受這樣的協商。

    但是今天我看到一個很不一樣的部落,這些銅門原民的長老,聽到孔立委的話,大家都安靜不回應,然後,有一位耆老說: 我們又不缺錢,我們不要錢。

    就是這一句話打了林務局的回票。讓我很感動,也讓我看到我們原民的精神復活了。 

    這群年青人真的很不錯,真的很像他們耆老,有抗爭精神,他們還說為什麼要學儒家文化?他們有他們自己的文化,儒家文化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呢? 

    這回上課我學到很多,也看到年輕一代的原民,開始覺醒了。他們不但關心自己族群的未來,也開始去遊說族人,不要再上國民黨的大當了。 

    雖然原民早已習慣低頭伸手拿國民黨的錢,但是年輕一代的原民,反而擁有祖靈的精神,誓死維護原民土地與人格。 

    看到這一票的年輕人,好像祖靈的力量復活在他們的身上,外表年輕的神情,內心轉世著一顆古老的靈魂,這一晚,真讓我這個退役的職業軍人感到驚喜啊。 

    延伸閱讀:慕谷慕魚事件三個面向 (黃躍雯)

     


    普世價值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人脈與夢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暫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