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十幾年來,商人的聲音變大,但是,台灣人民的生活沒有改善。每到選舉,商人控制的媒體就會大肆宣傳:不倚賴中國,經濟會變差,但到底是誰的經濟會變差?只有台商的經濟會變差啦!台商賺錢的時候有改善台灣經濟嗎?

    郭台銘說:「民主不能當飯吃。」意思就是當奴隸、坐牢,有牢飯吃就好了,要選民把投票當空白授權,當做已簽了賣身契就不要囉嗦,所以,他才會做網子預防自殺的人不會摔死。他以為自殺是時尚?

    在中國的台商,早就脫離台灣的民主進程了,他們的生活跟台灣人關係不大!只要沒有為台灣製造就業機會,或者在中國製造了一萬個、在台灣只製造30個的,就是中國的商人,不必要看成是台灣的商人,繳稅給中國多、繳稅給台灣少的,也算是台灣的商人嗎?就像王雪紅坦白說htc是中國的公司。

    真正的台商,一定是提高台灣人所得、增加台灣人就業機會的,十幾年來,這些在中國賺錢的台商「鮭魚返鄉」投資了什麼?繳了多少稅?除了炒房與製造貧富懸殊外,還有什麼!讓台灣人越來越付不起房價,不都是有害無益!

    台灣太民主了嗎?

    郭台銘繳稅給中國多、繳稅給台灣少,但在台灣說話的分貝遠比在中國大。台灣太民主了嗎?問題不是台灣太民主,而是台灣根本太不民主。台灣的選舉給不公不義的選制、國民黨黨產和地方勢力綁架,投票行為完全不能反映人民的政治意志。

    民主就是權力制衡、權責相符,但在這部憲法的五權分立結構下,人民權力極小化,總統權力極大化、且又不必負責。人民的自由受到公權力的嚴重干涉,但又沒有監督公權力的機制,罷免不可能,公投門檻過高、提案又被國民黨的立法院與中央選舉委會所控制。人民做不了主,就如同給人挾制,做不了真正的自己。

    這次太陽花學運,雖然為人民出了一口氣,但代價卻是被棒盾與水柱殘酷攻擊,事後還得面對行政權的恣意濫訴,警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根本不是行政中立。看那個打學生的文大助理教授(相關新聞:譴責教授動粗人本要求文大道歉並處置)就看得見整個社會既得利益的縮影,自以為掌控著權勢地位,就可以不把人當人,任意對他人施加暴力。 

    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警察是屬於國家的、人民的,當嚴守行政中立,警察的責任是隔離示威群眾與政府,確保示威者的權益,然而,在台灣,我們卻看到警察站在政府公權力那邊,幫政府管束示威群眾,而失去了行政中立。尤有甚者,政府還去鼓動「反反示威」,示威本來就是在反政府,政府根本沒有立場來反對示威者的示威。馬英九居然還把花錢灌水支持方仰寧的臉書粉絲頁拿來說嘴,真的是荒腔走板。(相關新聞:馬英九感謝後 27萬無限期支持方仰寧到期

    民主就是聽見所有人的聲音,不是只有權貴的聲音、財團的聲音。

    今天的台灣,國土面臨崩壞危機,就是因為我們只聽得到財團和黨國的聲音,就像反核有那麼廣大的民意基礎,但人民的聲音卻出不來,政府還花人民的納稅錢買廣告,置入性行銷,執意要跟民意作對。

    當政治不是屬於在地人的,土地、山林,都變成了經濟財、而非自然財,變成了政商利益的交換、權力競逐的籌碼。拯救台灣大自然的唯一方法,就是深化民主,讓人民的聲音出來。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最骯髒齷齪的英文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他給我「傳教職業病」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