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國罵Chinese Taipei

    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千篇一律的發言,最近紅得發紫…街頭巷尾到處問人,每個人都說,台灣的前途應該由台灣2300萬人決定,不可能由「全體中國人」決定,但是,我們的政治主體性,為什麼展現不出來?為什麼講歸講、想歸想,很多人都認為台灣自己決定前途不可能?

    國罵指「侮辱全體臺灣人的字眼」。在台灣要票選最骯髒齷齪的英文字,當非Chinese Taipei莫屬!說到Chinese Taipei是台灣國罵,台灣人相當麻木無感,其實這個字,對台灣人來說,是天大地大的侮辱!它把我們貶低再貶低。

    憑什麼Taipei可以代表全台灣?憑什麼把Chinese代表全台灣的族群認同?我們的運動員,為什麼可以忍受去代表充斥殖民意識的字眼「中國人的台北」?這是把台中、台南、台東…台灣其他地方的運動員放在哪裡?恐怕最多只有天龍國的運動員會同意!這麼大的污辱,早就可以爆發太陽花學運了,但是,我們都沒有感覺,習以為常。

    只要Chinese Taipei這個字眼還存在一天,台灣人就不可能有主體性。

    但是,我們為什麼會被鎖在這個Chinese Taipei這個雷峰塔裡面呢?

    問題就出在這部「中華民國憲法」,已經內建了三民主義、大一統的意識形態,在這個預定要統一的大一中架構下,台灣無法有主體性,只能靠殖民地的政黨「中國國民黨」,對宗主國中國一再輸誠,完全沒有台獨、或其他意識形態的立足之地。 

    只要繼續依照這部憲法,台灣就不可能產生除了中國國民黨以外的第二個完全執政的政黨。所謂完全執政,不是扁政府那樣只掌握行政權,民進黨執政時只有行政權,但立法、司法、考試、監察權、文官、軍隊,通通都相當內建著國民黨黨性的,這算哪門子執政?只是半吊子執政。

    美國反對台獨?

    很多人以為美國反對台獨,才不支持民進黨,其實美國不是反對台獨而不支持民進黨,美國是因為沒興趣跟只有行政權沒有國會預算權的民進黨打交道。

    一方面民進黨礙於選舉制度的不公平,投票結果無法精準反映在國會當選席次上,但另一方面,國民黨在地方佈樁的戒嚴基礎深厚,黨產龐大,長期執政早已累積了既得利益族群的共構關係,所以,選舉成了極不公平的賽局,國民黨球門超大,隨便踢都踢進,民進黨球門超小,很難進球,常常是連候選人都推不出來,其他小黨就不用提了。

    民進黨不見得沒有民主自由的理想,但執政後包袱變大,深怕被媒體抹黑,動不動就要與同志切割,無法做真正的自己。加上中國置入了緊箍咒,「只要兩岸問題不解決」,就很難當選。

    民主自由的傳教士

    我們不能冀望民進黨來帶領,而是需要有更多民主自由的傳教士。民進黨至少還有個好處,民進黨可以被帶領,一旦執政可以被監督,因為民進黨沒黨產、沒長期佈樁的地方勢力。重點是我們需要每個階級都有真正的代表,所有團體都要有工會或公會,才能夠讓聲音集結,導向公民制憲。

    關心政治是很自然的天性,但我們從小就被壓抑,被洗腦說只要讀書、不要管政治,所以,都變成政治白癡,我們的歷史教材,讓我們失根失土,熱情無處投注。

    台灣人為什麼普遍缺乏公民常識?因為,我們的教育,從小就要孩子只顧家庭、不要關心政治,把投票當成空白授權,所以,大家都失去政治意志,變成政治白癡。

    一方面是長期被殖民的關係,另一方面是受到扭曲的儒家文化影響,台灣人承續了唐山客過度強調家庭親情的文化,一味期待子女孝順,忽略了養兒防老的心態背後,其實是政治造成的安全感匱乏。從古至今,朝廷、政府都只會徵稅徵兵,要人民盡順民的義務,除了軍公教外,政府不會照顧你,大家只好靠血緣、靠儲蓄,於是,家庭變成了緊箍咒,大家把一生的精力都投注在家庭,不公不義也因此全聚焦在家庭紛爭,不再去注意政府擺弄的是世間最大的不公不義。

    然後,國家機器就變成統治階級的工具,不管是三民主義的中華民國,還是無產階級革命出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權貴世襲,都是舊酒裝新瓶,換湯不換藥。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統治者很喜歡儒家思想。朱立倫不是才在黎明技術學院的畢業典禮中,「勉勵」學子:「千萬不要從政」?沒錯!千萬不要從政!才可以繼續被比你糟糕的人統治啊!(相關報導:朱立倫出席畢業典禮 叮嚀學生:千萬不要從政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司法和被告對立不可能公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商不懂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