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下午前往南山高中演講《徐自強案》,對象是30位社會科領域的教師。演講到一半,老師已經忍不住要問問題了,他們幾乎不相信司法審判會這樣忽略對徐自強有利的證據,問題接連不斷,反而很精彩,我們是依據他們的問題來回答。

    有認真的老師帶領學生去法庭旁聽,她無法回答學生的問題,「為什麼法庭裡面,檢察官都不講話,不像電視演的。」聽過演講,她才恍然大悟,這是檢察官的常態,檢察官在法庭只講「如起訴書所載」。整個法庭審判中,被告和其律師是在說自己無罪,而檢察官又不說話,很自然的法官扮演,指出被告有罪的一方,要求被告和律師提出無罪的陳述和證據。這樣的結果是法官又回到過去的角色,在法庭中變成和被告的對立方,這是錯誤的。

    這群老師都是年輕人居多,看見年輕人的活力和熱情,他們對於這樣的故事,直接的反應就是不滿,他們不會掩飾或壓抑。另外,他們對於台灣司法會這樣非常驚訝,我告訴大家,這是因為司法權相對於行政權和立法權來說,更加沒有民主化,完全是專業封閉的領域,自然問題更大。舉1762年澳洲是英國囚犯的放逐地,但是,這群囚犯卻會為自己爭取陪審團的權利,司法的公正性會影響一個國家的民主制度和經濟發展。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民族情感是什麼東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骯髒齷齪的英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