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辦了一場憲法修正案的聽證會,還有網路直播,稍微收看了前半段。這個修正案主要是針對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而來,該判決造成大量財團資金湧入競選活動,而這個由民主黨參議員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將對競選廣告資金加以限制。 

    反對此修正案的共和黨認為,此案將會傷害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論自由,民主黨則指出共和黨「將金錢等同言論自由」、「將財團等同人」的謬誤,並強調「票票等值」才是民主的真諦。 

    法學教授Jamin Raskin說:「我們的憲法,就像一本敘述著人民要求更多參與、包容性、平等投票權、與強大政治民主的歷史故事書。而我們今天所討論的修正案,正是這個民主且自我治理的民族的歷史中,下一個合理的發展。」 

    他回顧,美國人民曾經豎立了兩道牆,來保護政治民主的完整性,第一道,是傑佛遜總統區隔教會和政府的牆,第二道,則是透過聯邦和各州法律,一磚一瓦築起的分隔財閥資金和民主政治的牆。 

    然而,四年來,最高法院的幾次判決,讓這座牆開始瓦解,財團資金開始大量流入聯邦選戰,同時,對弱勢候選人的公共資助計畫被停止,有錢人的聲音越來越大,這些對政治平等和言論自由的攻擊,居然都以憲法第一修正案之名而被合理化。如果再不做些什麼,僅存的幾個磚頭恐怕都將被推倒。 

    他特別強調,民主政治和自由市場經濟,必須同時被保護:民主建立在平等之上,因此,必須要去保護每一個人的聲音都可以被聽到。自由市場經濟,則要確保自由競爭,也就是說,必須停止政黨與財團間利益輸送的尋租行為,包括租稅減免、甜心立法、競爭優勢、政府補助等等。 

    偉大的經濟和道德思想家亞當.史密斯,支持誠實良善的生意經爭,擔憂產業對政府的綁架,因此,早就警告過「特殊利益的立法必須非常小心的檢視抱持最高懷疑的注意」。
    他相信,不管是傑佛遜史密斯,都會期盼看見這道區隔自由市場和民主政治的牆,被重新蓋回來。在競選資金上,放任,就是不公平。 

    今天,一個中產階級美國人在競選中投入的100元,要對抗的,不是另一個相對有錢的人投入的的五千元,而是一個富豪投入的五百萬、甚至五千萬!這個制度一點都不像民主,而是財閥政治。我們的憲法之下,沒有國王和奴隸,沒有貴族和農奴,沒有人頭稅和白人初選,因此,我們的競選資助行為,必須要符合一個民主共和國的主張──不論是億萬富翁或公車司機,人人生而平等,都應該站在平等的基礎上參與政治。 

    他最後提醒,自從權利法案以來的十七個憲法修正案,絕大部分都強化了民主治理和人民政治權利的進展,然而,那些捍衛政治不平等、享有特權的菁英份子,總是抗議他們的權利被侵犯。他呼籲支持這個歷史性法案的人,保持堅定,因為,美國人民站在他們那邊。 

    憲法是一個國家靈魂的進出口,美國人從小就學習憲法,憲法就像是陪他們長大的好朋友,所以,美國人跟國家的靈魂很親近,也因此,美國常有大法官釋憲,使憲法能夠與時俱進、不斷與人民、與勞苦大眾站在一起。 

    反觀台灣目前使用的憲法,根本是貼在中華民國殭屍身上的符咒,大法官極少釋憲,不但跟台灣人的生活完全脫節,更讓我們因為中華民國的缺乏靈魂,而身心靈疼痛! 

    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只有 9個人而台灣最高法院法官有86人、最高行政法院23人、大法官15人,這群法官加起來一百多人,極少開庭辯論,成天坐領納稅人支付的高薪,對裁判品質、效率改善少少,增加的只是司法人事權對行政權的依附,不是人民的信賴。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直面婚外情的自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郝一個蔣經國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