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再次翻閱李筱峰教授的『解讀二二八』。
    結尾的一段提到:「二二八事件帶給台灣的,不只是家破人亡的悲劇而已,還為台灣往後的政治與社會,種下既深且鉅的影響:一方面,台灣人的性格受到嚴重的扭曲,過去一直以來殖民統治下的台灣人,顯得更加悲屈自辱,處處都要表現其不敢違抗統治者以求安全自保的奴隸性格;另一方面,台灣人民對政治產生恐懼、灰心、失望。這種對政治的苦具感與冷漠感,有利於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不立於民主憲政的發展;再者,台灣社會領導階層架空,便利國民黨的統治。」
    李教授的推論是慘無人道屠殺必然造成的結果,證諸今日台灣社會仍然壟罩著對政治冷漠無感,甚至於恐懼、失望的氣息,當然二二八事件的影響是很大的。但是即便是二二八之後的幾十年間,國民黨如法炮製,運用白色恐怖的手法,對台灣知識份子動輒扣之以匪諜的帽子,以軍法速審速決,嚴重違反人權的例子比比皆是,這樣長期政治壓迫造成的寒蟬效應,其實更深更遠。譬如:
    1949年8月鍾皓東案(7人槍決多人入獄),1950年5月李水井案(11人槍決),1950年11月黎子松案(3人槍決)、1952年1月石玉峰案(3死1失蹤)、1952年6月姚錦案(4死8判刑)等,都是1950年代整肅校園知青的重大案件;牽連台大、師大、成大、基隆中學、新竹中學、義民中學…等校師生,成為白色恐怖校園控制的濫觴。
    我所認識的老一輩親戚中,多人曾是上述案件牽連的受害者,在這60年之間,他們謹守本分,不敢聞問政治,也不曾再談到過去的這些經歷。他們的後人對過去悲劇性的歷史不得而知,因為他們將之視為禁忌,所以後代也不敢聞問。可想而知,這些恐怖的經歷在他們心中造成多大的影響。受到不公不義的迫害的這一群人尚且如此,其他耳聞目睹的平民百姓,對這些白色恐怖的投鼠忌器,就更無庸置疑了。
    但是這些不公不義的事件,並不會因為大家的冷漠無感而消失。專制的黨政特權為了鞏固他們的權位和既得利益,運用司法、行政、軍警與檢調,只為遂行其利益集團和個人的目的,不管社會公理與正義,因而造成冤獄或冤死的事件,較久遠的如陳文成案、美麗島案、林家血案、尹清楓案、江國慶案近的如徐自強案、邱和順案、陳水扁案等,我們的社會和媒體大都是無關緊要,不聞不問,好像這些都只是當事人的利害問題,與其他人無關。
    一個沒有正義感的社會,一定是一個冷漠、無感、表面歡樂、內心不快樂的社會。
    當我們不關心別人的苦難,如同對台灣人對二二八屠殺的無感和中國人對六四天安門屠殺的無知,等於是對殘暴集團和獨裁者的默許。其實在我們大多數人心中都知道,我們漠視歷史的教訓,歷史一定會再一次重演。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沉默鼓勵折磨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內戰思維的迷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