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瑞士一間協助殘疾人士融入社會的機構(Pro Infirmis) ,別出心裁地依照殘障人士的體型,做出獨特造型的櫥窗模特兒,在難以置信的眼中,他們的心全都笑開了。

    他們有的雙腳萎縮,有的脊椎嚴重歪曲,有的缺一條腿等等,但當人體模特兒公司很用心的把模特兒做出來時,他們都滿懷期待,帶著笑容的等著蓋布揭下來。

    有的甚至像看到自己的親密家人般上前抱抱,他們好喜歡好樂意的看著這些模特兒誕生。有一位說,以前他不敢從鏡子看自己的模樣,現在他敢了。後來身材標準的模特兒被拿走了,替換上這些有缺陷的模特兒,路過的人們剛開始帶著不敢置信的眼光,到漸漸習慣它們的存在,到最後甚至有位殘疾人士就直接站在模特兒前笑看自己,路過的人也能以很平常的心來看著她和模特兒在自己的身旁。 

    高中入學考試剛放榜,報紙的地方版馬上用不小的篇幅報導雲林縣考最高分的一位女孩。這位女孩的祖父和爸爸都是醫生,女孩對記者說,她小時貪玩,成績不是頂好,但很感謝媽媽責打她,讓她確立了讀書的志向。這次作文她拿了六級分,因為她很喜歡看一些小說、散文。女孩又說,她對醫師工作很有興趣,以後打算唸皮膚科,好讓愛美的媽媽能永保美貌。我看了這篇報導,覺得已經過了幾十年了,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對教育的觀念還是沒半點進步,我好像還在看幾十年前的報紙。

    如果沒有循循善誘,用更開明的教法,小孩可以靠責打就教出資優的小孩嗎?我們的考試還是以標準答案來決定分數,只會教出會背會寫標準答案的小孩,沒法教出有思辨能力的孩子。記得琬瑜告訴我,一次學校考試問新社是什麼地形,標準答案是平原,但住在新社的她們知道新社是台地,結果小朋友被打叉,從此婉瑜就對分數不那麼看重了。女孩說她愛看小說、散文,也許可以練出柔美熟練的文筆,但沒聽到她會去看政治、經濟、社會等的論述,這樣的小孩會了解社會脈動嗎?

    女孩又說,她想唸皮膚科,是為了幫媽媽保持美貌,那她的關懷對象還是在自己的家人,她想讀的還是最輕鬆又最賺錢的科,不要說憂國憂民,體恤病人,恐怕連最務實的治療病人病痛,都不在她的嚮往內。

    既然已經說要教改了,但我們的社會看重的、表彰的還是這些很浮面、很沒有導向的東西。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希特勒的廉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軍人何以進駐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