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納粹黨領導的國家教會大主教路德維希·穆勒(Ludwig Müller) 主持最講廉恥的大法會

    小志又帶著陽光的微笑來上課。我們聊著學校教的東西。

    我說:所以,你覺得學校學的東西以後都用不上、學校都是教一些沒有用的東西?
    他:也不完全是這樣!

    我:對啊!像數學,是要訓練你思考的
    他:可是也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在演練啊!花那麼多時間,搞不好只訓練出一點點能力!

    我:不知道ㄟ!
    他:反正我就就覺得很麻煩就是了~要學那麼多東西、背那麼多東西~麻煩ㄟ!

    講到「背」,他突然想到了:妳知道「廉恥」嗎?

    看到我一臉困惑,他說:就是很有名的那篇「廉恥」啊!它說廉恥有多麼多麼的重要,什麼無什麼之什麼(無恥之恥),就是無恥!

    我:廉恥?「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我們這個國家,都是一些不廉不恥的人在管啊!還要你們學「廉恥」?「閹然媚於世者,稱之鄉愿民粹;閹然媚於上、唯上是從者,稱之忠黨愛國。」我說這就是希特勒老大哥那一套統治術啊!

    他:重點是,我們學校國文段考,要默寫這篇文章。結果,很多人都作弊!搞什麼啊?!

    說到作弊,他笑笑的繼續:我高中四年(高一留級一年,高二又留級一年)只有作弊過一次。那次之後,我想到二件事,後來就沒有再作弊過了。

    他說,第一,他認為如果他繼續作弊,會養成習慣,以後出社會了怎麼辦?第二,靠作弊拿到好分數、好成績,然後就可以在繁星計劃打敗其他的人,這樣公平嗎?

    我稱讚他:哇!你不愧是聰明的人,而且很有公平正義感喔!

    他說他這禮拜寫了三章文法練習(但忘記把書帶來了),我稍微幫他複習了一下文法重點,並提醒他要把不規則動詞的三態變化記起來。

    他笑笑說:麻煩ㄟ!

    我:來,我們來算一下~把這一頁動詞分四次背完,下禮拜只要背完D開頭的不規則動詞。我們來算一下~一共只有19個。除以七,大概是三。一天只要背三個動詞就好了,那就照三餐來背~早飯吃完背一個、午飯吃完背一個、晚飯吃完背一個。How’s that?

    他很有氣魄的笑笑說:沒問題!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半吊子民主兩頭燒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美麗不必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