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勞工生產力越來越高,但支持這樣生產力背後的勞動成本卻逐年下滑,代表台灣企業的獲利並沒有分配給基層勞工。)

    最近幾年台灣小民的生活愈來愈困難,因為薪水回到15年前的水準,而物價卻不斷地上漲。面對人民和勞工團體的抗議,我們的基本工資只有微幅調整,大多數企業也懶得回應加薪的訴求。為什麼?因為我們選了一個讚揚無薪假應該得諾貝爾獎,外號『白賊義』的副總統吳敦義,和一個說勞工不能加薪是因為廠商覺得錢賺得不夠多,被國際社會認證為『Bumbler』的總統馬英九。 

    今天看了北美智權報編輯部蔡佑駿的文章《失落十五年!上市企業越賺越多、勞工薪資卻漸凍》,作者很用心地收集整理了一些相關資訊和數據,這些正好拿來戳破我們這兩位無能又無恥的領導人的謊言。 

    作者總結說,1998年到2013年,台灣上市企業的獲利不斷創新高,上市公司的平均EPS2007年時更達到最高峰。期間金融海嘯雖一度滑落,卻也在2010年以後又回到相對高峰。相對地,勞工的薪資卻15年來停滯不前。儘管15年來台灣勞工的生產力指數不斷攀升,但生產得越多、通膨又不斷提高,勞工薪資卻仍然不動。企業的獲利成長不能反映在千萬勞工的薪資上,堪稱台灣勞工的薪資當了15年的「漸凍人」。 

    從台灣製造業的勞動力生產指數來看,30多年來節節高升,台灣勞工的生產力成長驚人,但是單位產出的勞動成本指數卻從1994年以後開始趨勢反轉,台灣勞工生產力越高,但支持這樣生產力背後的勞動成本卻逐年下滑,這代表台灣的勞力越來越不值錢,企業所得到的獲利並沒有分配給基層的勞工。 

    而企業獲得更多營運收益的背後,不只是基層勞工的努力,還有政府給予的電費補助、水電補助、租稅優惠,這些全台灣人民繳出的稅收,給予這些企業在國際上競爭的優勢,讓他們可以帶來更多財富,希望他們能進一步帶來就業機會、產品創新、科技研發、對社會做更多回饋。 

     

    如同網上流傳前哈佛法學院教授伊莉莎白·華倫關於公平稅賦的短講,她說:「你蓋了一座工廠,經營得不錯或開發一個很好的創意,你拿走大部分的利潤,但依社會契約,你有義務必須為下一代人付出。

    這位去年年初才從政的參議員,一上任就被美國華爾街大鱷視為金權政治的剋星,她懇切的呼喚:企業的一切成就不單是來自於自己奮鬥的成果,你把貨物送到市場,那些道路是我們繳稅修建的;你聘的員工,他們所受的教育,是我們繳稅支付的;你工廠的安全,是因為有警察和消防隊,而這也是我們繳稅支付的。你不用擔心強盜跑到你的工廠洗劫一空,不用雇人防守,也是靠著我們繳稅支付。 

    台灣的工業、製造業、服務業勞工薪資,從2000年以後,成長幅度大幅減慢,如果考慮通貨膨脹的影響,薪資完全是負成長,不管勞工有多努力創造生產力,不管景氣是否繁榮,不管企業單季稅後獲利是否超過3000億台幣的驚人數值,勞工的平均薪資依然低弱,景氣不好,勞工和企業共體時艱,景氣恢復繁榮,勞工繼續共體時艱,企業管理階層笑納公司獲利,弱勢的永遠是勞工,資本家太強勢,勞工大多忽視自己的權益,壓縮了十幾年台灣薪資的成長,台灣勞工沒有強而有力的工會,勞工不敢罷工,只能任資本家對勞方予取予求的佔便宜。這是為為之,孰令致之? 

    台灣「薪資市場」完全不透明公開,政府政策總是保護資本家,變相懲罰勞工,說什麼無薪假、減工時,都對勞工不利,勞工和資本家完全無法抗衡,造成台灣十多年來,GDP持續成長,企業獲利大半時間都維持高水位,唯獨勞工薪資停滯成長。一枯一榮的背後都有無良政商間的利益輸送,絕非命中注定。 

    政府兀自站在資本家立場,認為提高薪資會讓企業撐不住,失業率會攀升,事實上,很多無良或是體質不佳的企業,不追求產業升級或產品轉型研發的企業,競爭力低弱,本來就不該留在業界,讓它自然淘汰,才是市場的自然,如今為了美化失業率,讓經營不善的企業靠壓榨勞工來苟延殘喘,徒增社會成本。 

    為什麼這一群無良的企業家敢明目張膽,肆無忌憚,一邊挖資源,一邊丟垃圾,還能長期壓低勞工薪水賺取利潤? 

    為什麼他們可以輕易動用媒體和各種影響力,高唱加薪會提高失業率、造成經濟衰退,來恐嚇和愚弄人民? 

    為什麼政府官員拿人民稅收,不為人民服務,卻淪為財團、企業主的幫兇? 

    因為我們有一個對人民苦難無感,不用對國會負責,卻集行政、司法、監察大權於一身、言而無信的總統! 

    因為我們有一個不受人民監督、只受黨主席、黨意控制的一黨獨大的國會! 

    因為我們有一個坐擁千億黨産,利用黨産操控選舉,籠絡黑道、豢養特權、貪污腐化的執政黨! 

    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有一大群事不關己,自私冷漠無感的順民! 

    年底的七合一選舉將屆,勇敢起來除三害,做公民不做順民的時代到了! 

    延伸閱讀:台灣薪酸酸!(05-22-2014一賢)


    普世價值 / 勞動人權

       

上一篇:扼殺青少年的政治靈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半吊子民主兩頭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