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降低投票年齡到16歲是世界性的趨勢,沒有投票權就沒有納稅義務,有納稅義務就有投票權。

    青少年對眾多的公共議題沒有發言權,主要是家父長式的文化傳統,一切權利的有無父兄說了算,奇怪的是他們犯了刑法上的罪,照樣要給判刑,並不是由父母帶回家自行懲戒。有刑事責任,有納稅義務卻沒有參政權,也沒投票權,青少年被剝奪的也太多了。老話說:「無代表,不納稅」(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即使青少年還在就學,也有學校的議題。但家父長式的文化傳統,讓大人自認為什麼都懂,什麼都可以代為決定,一味認為青少年乳臭未乾什麼都不懂,有關教育改革措施、學校政策管理和放學後補習等等,都不允許學生過問或討論,其他如青年就業政策、社會保險制度的改革與資源分配、核四商轉、農地徵收、生態環保等重大議題,對青少年的生存發展環境都有直接衝擊,執政者為了政策性買票,一味減稅,加碼社福津貼、發消費券、擴大節慶活動,討好財團、高所得與有選票的選民,無視財政困難,留下龐大債務赤字由子孫承擔,留下不可逆的世代不正義! 

    我們的大人們無視社會變遷發展而限縮或剝奪青年的公民權,卻只會怪青少年沈迷電玩或科幻虛擬的動畫片,不知根源在大人們扼殺了他們的政治靈魂,不知在這樣子氛圍成長的青少年一定比進步國家少了對公共議題的關注,甚至會錯過了成為「成熟公民」的黃金年齡一個人沒有投票權,就根本沒有直接參與決策的管道,當青少年察覺到自己只有被決定的命運,怎麼會有主體性呢?

    近年來公民意識覺醒,年滿16歲、未滿20歲年輕人,其對國家關心程度、對政治的見解與分析,比起年滿20歲的人,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太陽花學運彰顯了青少年的熱血,但我們的在位者卻深怕他們對政治有早熟的熱情,就像舊社會怕色情片扭曲了青少年對愛情的嚮往。大人們總是想指導、想壓制,就像戒嚴時代的新聞檢查、電影檢查。不敢賦予更多的年輕人選舉權,將不可能有效提升青年參與公共事務的比例及熱忱,不但對國家未來的整體發展無所助益,還築起家父長式的高牆,阻斷了青少年與父母可以暢談關注的公共議題。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網站資料,全世界共有235個國家或地區人民可行使投票權,扣除三個選舉制度特殊的國家後,232個國家或地區中,投票法定年齡為18歲的國家有205個,亦即超過九成國家年滿18歲即享有投票權。

    蘇格蘭今年918日將進行「是否獨立於英國」的公投,已將公投年齡下修至16歲,如果獨立公投通過,蘇格蘭將不會留在北約,意思是英國的核武裝置可能要移走。

    德國和奧地利已經立法將投票年齡降低到16歲﹐英國﹑法國﹑澳大利亞已經開始商定相關的立法。加拿大議會正在開始關於16歲是否應該享有投票權問題辯論。法定的合法結婚、參軍、納稅年齡普遍降為16歲,這個年齡的人應有權參與國家的發展。世界性的人口結構已改變,不能再讓65歲以上的人片面決定青少年的未來。

    美國也開始推動立法降低投票權的最低年齡到16歲。研究顯示今天的學生們比以前更多的參與政治活動。如果他們能更早開始投票﹐那麼他們在成年後就會更容易養成好的習慣﹐如果用投票和政治的方式讓年輕人充滿活力的話﹐成人的投票率也會上昇。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馬政府的LP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政府結合無良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