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商業週刊專欄財經異言堂刊登約翰之聲撰寫的《台灣什麼行業都要發「牌照」,養出一群貪婪的「趙藤雄」》。

    他說馬政府的拼經濟法寶就是LP(土地+計畫),這幾乎是讓台灣貪污和財政虧空的保證班,因為拼的都是國民黨自己的經濟,同時虧空台灣體質。 

    《經濟學人》對於這個「LP」的解釋,就是「競租行為(Rent-Seeking Behavior)」。人人都想成為獨占者,以享受超額利潤(經濟租);所以,人人也就願意花上與這筆利益等值的代價,比方說去遊說、去關說、甚至賄賂送紅包,去換取那個「鑽營、牟利」的獨占特權。簡單說,就是黨團與財團間利益輸送、財富轉移的五鬼搬運法。  

    提出這個說法的學者是1967年的Gordon Tullock。他指出,傳統上「經濟租」指的是,為了使用那些供給固定、不能再生或沒有競爭性的資源(例如土地與自然資源,甚至涵蓋電信網路、賭場、能源進口、國防產業、金融保險等領域),而必須付給「權力分配者」的代價。近來,經濟租的意義又更擴大了,對於那些因為壟斷或管制而享受的利益,也可稱為公權力特許的「經濟租」。享受這些利益的人,對生產力並無任何貢獻,其利益來自於政府特許的國家資源壟斷或掩護政商及派系利益的都市計劃與土地徵收。 

    這位美國經濟學家在 1947 年到 1949 年間擔任駐中國天津領事,觀察到中國人以讀書、科考、升官、貪瀆、發財為終身的職志,遂發抒為文(19671990),首創競租(rent-seeking)的概念,說明特權社會官僚獨攬決策權力,圖利自己或裙帶的社會為競租社會。他同時在寫了一本《官僚主義的政治學》(The Politics of Bureaucracy),更把中國官商勾結的真面目如實陳述。 

    將公共資產用低廉價格移轉給私人企業,其實是國際上到處可見的競租行為,特別是在國會沒有調查彈劾權、司法不獨立、檢察官隸屬行政權的國家,政治黨團憑此賺大錢最不受約束。 

    在新興世界,過去的四分之一個世紀中是競租者的大好機會。暴漲的房地產價格,讓需要獲得工程許可的開發商荷包滿滿。大宗商品熱潮,則讓油田跟礦場的價值膨脹,而油田跟礦場跟國家也脫不了關係。某些私有化行為,讓富豪從獨占中榨取利益,或是便宜地獲得資產。政治跟財富間的連結,在中國尤其清晰可見。在中國,有三分之一的億萬富豪是黨員。 

    《經濟學人》甚至還把哪些行業最容易有競租行為列出:

    1.賭場

    2.煤礦、棕櫚油、木柴

    3.國防

    4.存款銀行以及投資銀行

    5.基礎建設以及管線

    6.油、電、化學品以及其他能源

    7.港口、機場

    8.不動產及建築業

    9.鋼鐵、其他金屬、礦業及大宗物資

    10.公用事業及電信業 

    簡單說,這些行業通通需要牌照和審批,有審批就能有裁量權,有裁量權就需要比權力和錢力,這就是貪污的起點。如果再把服貿擬開放的行業也拿來對照,就會不難發現有很大比例也都是屬於這類競租行業,絕非只是馬政府口中的服務業,這也難怪乎馬政府要逃避民主監督審查機制,因為這中間或許藏有太多早卡位者的利益。

    《經濟學人》在今年三月做了一個「裙帶資本主義指數」,為23個經濟體做排名。指數越高,代表這個經濟體中政商掛勾越嚴重。 

    排行榜中顯示,第一名的香港跟第五名的新加坡,雖然號稱自由經濟,但這兩個經濟體的土地資源稀少,同時很大一部分產業也都是政府高度管制。 

    至於台灣在這份排行榜裡面,不意外地排第八名,比2007年的第十名又稍稍上升一些,台灣沒有什麼資源可以發牌照,但居然比許多有豐富資源的開發中國家,比如說巴西、印尼、南非、阿根廷都還高,那麼當然就是許多土地開發與電信交通相關牌照,才讓台灣擠上前十名之列。 

    因為競租賽局中,廠商重視花錢買的特許權是否足夠回收,但因為支付的是公家預算,所以預算越高對廠商回收越大,且公家部門以整體產出換取一筆預算,與私人部門在市場上以產出的每一單位換取一個價格是完全不一樣的,也就是你在民間買東西可以每一個商品都計價,但公部門常常用包裹式,魚目混珠的空間極大,加上資訊不足、監督困難等限制,公務單位有很大的裁量空間,就在這個行政裁量權的掩護下恣肆支配公家資源!只要黨內派系擺得平,只要沒有被抓到,就便宜给這些官商的深深口袋了。 

    到處都看得到地方財政越來越困難,預算越編越多,工程支出額度越來越大,但地方建設卻越來越感到不足!反而,貪瀆案子一掀開來,其貪瀆數額越來越高,貪瀆人數也越來越多。 

    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涉嫌向遠雄集團收取1600萬賄款,護航讓遠雄以13億台幣取得桃園合宜住宅標案,造成桃園縣長吳志揚(父親吳伯雄,祖父吳鴻麟)出面調職或撤換五主管,以及遠雄集團創辦人趙藤雄遭羈押禁見。雖然聽起來震撼,但這些也只是冰山一角。 

    國民黨的黨産本身就是最大的貪凟資源頭,再加上長期以來執政所累積的政商人脈,中央和地方政府多少預算和工程支出,幾乎都成了國民黨權貴的囊中物。另外國民黨掌控的司法檢調『辦綠不辦藍』,或者『重辦綠、輕辦藍』,大多數的親藍媒體也只敢緊咬著民進黨的小辮子,遇到像這種國民黨的大醜聞,往往雷聲大雨點小。就像李朝卿、林益世、賴素如這些馬朝高官,最後都被意思意思。幾乎可以預期這個派系角力的案子很快就被其他新聞淹沒而落幕了。 

    台灣人民若不能睜大眼睛,看清國民黨這吸血鬼,年底還投票給這些貪腐的經紀人,那就真的是青瞑牛,只能繼續被奴役了!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被消音的台灣人榮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扼殺青少年的政治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