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邀請徐自強到班上,說明司法現況和徐案,除了簡明扼要說明案情外,阿強說明他親身碰到的離譜事件:

    地方法院第一庭沒有通知律師,檢察官也未到場,只有法官粗暴不耐煩的催促他趕快認一認好結案,又不是包青天時代(包青天還得努力找證據證明有罪,讓嫌疑人心服口服,手段有很多脅迫恐嚇當然還是不對),這絕對不合法,不符合程序正義,人命關天,如此草率輕忽,實在草菅人命。

    高院時,有一次法官只通知被害人家屬出庭,還當場教家屬要怎麼說話才可定罪(有錄音帶為證,教唆證人做偽證);又有一次四周無人時法官出言恐嚇(我們的法官很難嚴守中立、尊重人權);對被告有利證人14年不願傳喚,傳喚後卻寫下如此評語「此人事隔14年竟能說得如此清楚,記憶超乎常人不足採信」(天啊!洪佩珊每天都在等待傳喚,證詞怎麼可能忘,如此恐龍法官如此硬拗);甚至有法官說之前某人就是死在我這支筆下(不是人證物證是他的筆下功夫,哀哉!);楊日松法醫鑒定屍體清楚寫下無潑灑硫酸痕跡,只有火燒痕跡(當年即時的解剖鑑定報告),法院事隔十幾年又找蕭開平法醫來,只看照片就寫下不排除有硫酸可能,這樣故意陷人於罪的報告(只是可能就可以引用入罪,當年江國慶就是死在蕭的不實報告中);法院明知阿強有三位辯護律師,還派二位公設律師到看守所去喬,希望他認罪好早日回家(這種做法絕對違法也違反程序正義),阿強當場拒絕說我沒做幹嘛要認罪(很單純的心,相對的司法界實在很不單純)。離譜事一樁又一樁,阿強說他也說不完。

    依照法律原本應該是檢察官要負責舉證,卻變成被告要不斷證明自己無罪,每次提出證據都被刁難,這個案子只有自白,檢方完全沒有任何證據,每一庭又都換一個檢察官,根本不了解案情,只是來喝茶做做樣子;每一庭法官也都換人,他們只是程序走一走,抄抄前面的記錄,根本不把人當人,只是當成一件事一個物件在處理,…講到此阿強靜默,可以想像他心中的痛有多深,坐在高位理當中立維護正義的法官能體會嗎?

    這樣的案子竟然可以經過六十幾位法官,判了八個死刑二個無期徒刑,到更九審了,還前途未卜。這暴露了我們司法的封閉、老大、沒有擔當、只在乎同僚和自己的升遷,完全背離了司法的正義,他們坐領人民納稅的高薪,卻無視於全民對司法改革的殷殷期盼。

    學生問:經過這一切,你贊成死刑嗎?阿強說:以目前這樣的品質,法院沒資格判人死,這是我很簡單的想法。

    最後結語時,我說:一個文明的國家,會重視每個人的基本人權,國家的存在是來保障每個人的生存權、財產權、言論行動思想的自由,司法是社會最後一道正義的防線,不容有絲毫官官相護、怠惰、瑕疵,至少要做到獨立審判、無罪推定、科學辦案、人證物證具足,勿枉勿縱。每個公民站出來關心公共議題,監督政府,讓他們知所警惕,法庭旁聽才會給法官壓力,知道人民在注視,他們不能繼續活在高塔裡,今日不做,每個人都有可能是下一個徐自強

    全場學生睜大眼睛無法置信的表情,我想這是他們第一次這麼深入了解司法現況,下課時他們還圍著阿強問問題,民主法治教育需要努力學習,感謝阿強以他的餘生推動社會的前進。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有誰唱過「愛政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民賊偉人分不清的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