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課時學生說現在搭捷運會害怕,我說怕什麼?他們說怕碰到像鄭捷一樣的殺人事件,我說可見世界是一體的,只要有人不快樂,對世界充滿怨恨,就沒有誰是真正安全的,怎麼辦呢?多派警力有用嗎?學生搖搖頭。

    我說每個人出生時都是純真可愛的,為什麼會有人格違常的反社會人格呢?學生不解的說他家很有錢,父母也盡力的栽培。我說可見得跟財富、跟有無受高等教育無關,跟他有沒有感受到被愛、被尊重比較有關係。相信他的父母用他們認為最好的方式在帶他,只是他們沒有聆聽他的需要,他們缺乏的是溝通、尊重和真正的愛。

    這就像政府跟人民的關係,政府的存在是為全民創造福祉,當人民有聲音就要注意聆聽,同時努力達成,如果政府不聽,人民用盡各種方法都達不到,最後會不會走向革命。學生點點頭說這樣他們知道了,所以當有人跟我們說話時,我們要認真聆聽,同時真心幫他達成,而不是堅持己見不予理會。

    我說鄭捷21歲了,21年不是很短的時間,中間發生多少事為什麼沒人在乎?

    學生說他是不是受到小學暗戀女同學被拒產生怨恨種下的因,又看太多殺人小說和殺人電玩受到影響,我說這些都是果,真正的因只有一個就是他感受不到溫暖和尊重。

    華人教育中最缺乏的是尊重,尊重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父母只是協助子女做最真的自己,而不是撈過界,要他滿足父母的期待,當父母有私心必然引起子女的怨恨,關係就很容易緊張。

    所以要避免鄭捷事件,只有督促政府聽人民聲音,不聽的人就要下台,才不會造成政治緊張,家庭要尊重每個人做自己的權利,這樣我們才能平安,國家才有競爭力。

    學生深深點頭說:愛跟尊重原來這麼重要,要好好落實,顯然政府還沒搞清楚狀況,現在看到方法就沒什好害怕了,實在不喜歡這樣緊張兮兮的自己和社會。

    鄭捷是個案,不是恐怖分子。個案發生,不需要增加警力,只有一直把人民當恐怖分子的社會,才需要一直想增加警力。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盧剛案留下的愛與寬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孩子失去了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