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91111日星期五下午3:42,美國愛荷華大學物理與天文學系發生了一起槍擊案。19915月剛通過太空物理博士的中國留學生盧剛,因為不滿指導教授對其博士論文(1990年春即完成)的推薦不力,開槍射殺了一位副校長、三位教授(兩位博士生導師加系主任)和另一位同樣來自中國的「博士後研究員」山林華,最後再飲彈自殺(右太陽穴) 享年28。這起慘案轟動中美兩國。   

    盧剛使用的武器是4個月前買的38口徑仰鼻左輪手槍,另一把22口徑手槍隨身攜帶備用。殺人的主要動機為:盧剛認為導師故意拖延通過他的論文以及幫助求職的推薦信;想留校做「博士後」工作,也說沒缺,太空物理一向是冷門,進得去這一行的必須是頂尖中的頂尖;小他一歲的山林華都已申請到他校教職,偏又佔著「博士後研究員」的工作缺。盧剛多方申訴無所進展,就歸咎到指導教授偏袒,也怪罪脫穎而出的山林華,怨恨處理申訴的副校長助理(56)安妮·克黎利(T. Anne Cleary) 教授和系主任(44)沒盡全力。其實也知道實情是太空物理這一行太窄門了,他也曾後悔唸錯了科系。 

    最特別的是安妮·克黎利,在她遇難之後的第三天,她的家屬發表了一封給盧剛家人的信件:  

     給盧剛的家人們:

      我們剛經歷了一場慘痛的悲劇,在姐姐一生中最精采的時候失去了她。她是我們最大的榮耀。

      姐姐一生留下的迴向,讓每一個與她有過接觸的人——她的家人、鄰居、孩子們、同事、學生和她在全世界的朋友和親友們——都敬愛她。當我們從遠地趕來愛荷華時,那麼多朋友一起來分擔我們的悲痛,但同時他們也與我們分享安妮留給我們的美好記憶和她為人們所作的一切。

      當我們在悲痛與懷念中聚會時,我們也想到你們家人,並為你們祈禱。知道這個週末你們必然飽受驚嚇和悲慟。

    安妮深信愛和寬恕(Anne deeply believed in love and forgiveness)。在你們悲傷時刻我們寫這封信,盼望你們與我們一起為彼此相愛祈禱(pray with us for love for one another)。在這悲痛的時刻,安妮一定希望我們心中充滿同情、寬恕和愛。我們清楚地知道,此刻只有一個家庭正承受比我們更沉重的悲痛,那就是你們一家。我們想讓你們知道,我們與你們一起分擔這一份悲痛。

      這樣子我們就能一起從中得到安慰和支持,這一定是安妮的希望。

    真誠的Frank, Michael and Paul  1991114  

    安妮出生在中國上海,父母是美國傳教士。也許是這段經歷使她特別喜愛照顧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每年感恩節、耶誕節,安妮總是邀請中國留學生到家中做客。她一定沒有想到自己會喪生在一個中國留學生的槍口之下。  

    台北發生鄭捷殺人慘案,鄭捷的父親提到「全家一輩子都被兒子毀了,就算要賠償,恐怕也賠不完!」與「我們無臉見人」,有人指責父「只要面子,不要兒子」,關心的只是面子與金錢。身為兇手的家屬需要承受這種譴責與怪罪嗎?他們失去兒子的悲慟與因兒子犯下滔天大禍的壓力還不夠大嗎?子是子,父是父,不用切割,也不用連結。個人造業個人擔。 

    愛和寬恕才是答案,檢討自我與他人連結的核心環節何以斷裂才是答案,趕快加緊修補社會關係網絡的持續破洞,才是答案。 

    延伸閱讀:自我與世間的連結 (05-23-2014 一心)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自我與世間的連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鄭捷不是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