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每個國家都有過學運,但既得利益或擁有權力的人,似乎都不怎麼歡迎學生走上街頭,或許是大人們彼此勾心鬥角慣了,擔心自己一旦面對天真好奇、懷著赤子之心的學子,權力者的醜陋面目,便再也無法遮掩了。

    1995年,奧利佛·史東導演的傳記電影(Nixon)「白宮風暴」中,安東尼·霍普金斯飾演不想面對反戰學生的尼克森,他覺得學生之所以走上街頭,都是因為反對黨在後面慫恿。事實上,圍繞在他身邊的每一個重量級人物,包含第一夫人跟第一公主,看法幾乎都跟尼克森一樣,認為政府絕對不能跟國會外面紮營的學生示弱。

    電影中,尼克森常佇立白宮窗前往外看,不解學生為何對他充滿了恨意,不解人們為何喜歡約翰·甘迺迪,卻又那麼地討厭他。尼克森問古巴裔侍從是否喜歡前總統約翰·甘迺迪?侍從有些詫異,他知道尼克森很討厭甘迺迪,所以僅回說約翰·甘迺迪是政客,便不再多說什麼。熟料,尼克森追問:甘迺迪過世時,可曾為他流淚?侍從不能說謊,不得不點頭。尼克森再問:為何流淚?侍從想了想,回說:因為他帶給人們希望。

    197059日的清晨4點鐘,尼克森在侍從的陪同下,穿過滿地熟睡的學生,步入了林肯紀念堂,隨後被紮營附近的學生們發現。尼克森跟學生裝親切,主動問起學生來自何處、喜不喜歡玩足球?但隨即被學生打槍:他們來華府不是為了足球。儘管學生不怎麼賞臉,但尼克森還是耐住性子和抗議的學生面對面,不像總統說未能和學運領袖見面的問題不在他,甚至還將國家競爭力下降的責任推給了學運。

    尼克森能言善道,他說他也希望和平,但和平有時需要付出代價,甚至犧牲生命。尼克森指著林肯石像,喃喃自語:「自由主義者,總以為真理是屬於他們的。」然後,話鋒一轉,臉上又堆滿誠意說:「40年前,我跟你們這些學生一樣,也在尋找答案。」突然之間,他貿然下了結論:「事實上,我們有很多的意見是一致的。不是嗎?」尼克森替自己辯解的邏輯,跟政府吃學生的豆腐沒什麼兩樣,果然權力者的傲慢,不分東西,古今皆然。

    19歲的女學生問:「你討厭戰爭,我們討厭戰爭,越南人也討厭戰爭,為什麼這場戰爭還會繼續?」尼克森詞窮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此一「常識」性的問題,他尷尬地站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此番場景,讓人想起不久前,陸委會副主委在國立高雄大學主講「兩岸關係與服貿協議」,遭學生挑戰主權問題:「政府是用什麼關係與中國簽服貿?」結果官員回應:「按照憲法是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在簽,不是國與國的關係。」學生不滿意,繼續追問:「所以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台灣只是一個地區?」同樣的,我們的官員詞窮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簡單「常識」性的問題,最後只能見笑轉生氣了。

    尼克森無路可退,只能閃爍其辭:「貿然停戰,會很危險!」尼克森說他很清楚這個體制,他相信他有能力控制,也許不是完全地控制,但可以讓制度朝好的方向前進。

    女學生搖搖頭,不以為然地說:「聽起來好像是在馴服一頭野獸。」

    尼克森事後承認那位學生說得沒錯,她明白他耗費25年政治生涯才搞懂的簡單道理--中央情報局、黑手黨、華爾街大亨,就是所謂的野獸。

    事實上,台灣的民主也陷入了相同困境,檢警情治服務權貴,黑道、財團與執政黨團間頻繁緊密地利益輸送,更加有恃無恐。經過此次太陽花學運的洗禮,人們才猛然醒悟一件事:原來,台灣最嗜血貪婪的野獸是長期執政的國民黨,以及那黨主席可以遙控總統與五院人事的黨國體制與黨產。

    野獸無法馴服野獸,想要馴服野獸,你我必須成為具備公民基本常識的馴獸師。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台灣薪酸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治就是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