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喬治.歐威爾筆下的動物農莊只有豬過著真正衣食無虞、糜爛富有的日子,其他的動物則越過越貧窮。其實,動物在台灣這個島嶼上的際遇也不盡相同,例如:白海豚如果想要保命,必須學會在彰化轉彎,石虎如果不想餓死,就必須愛上苗栗的柏油馬路,但天龍國小的狗去公園遛遛都有專用的馬桶可用,更別提貓熊圓仔的一舉一動都是話題,本土黑熊的死活卻無人聞問。

    不久之前,農莊裏掀起了一場由豬領導的革命,原來的剝削者——農場主人被趕走,牲畜們實現了「當家作主」的願望,農場也正式更名為「動物農莊」,並且制定了莊園的憲法——「七誡」。其中,最後一條: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如果你問:既然一律平等,又怎會貧富差距這麼大呢?

    其實,吃飼料的牲畜,從出生到死亡都習慣被統治,根本不懂什麼是獨立思考,而「動物農莊」的制度設計明明是專制,卻冠上「民主」的美名,蒙蔽了每一雙眼睛。這套「民主」制度看起來很複雜,但明眼人一看就知,講白了,不過就是:「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可不是嘛!像「神豬」這類住在帝寶的權貴,打從牠們還在娘胎,就已經被歸納為「人生勝利組」,就注定是奴才的主人了。

    奴才聽著:主人給你,你才有,主人不給,想都別想!
    延伸閱讀: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越南反中,這個台商毫髮未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割除這座島嶼的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