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朱熹生前沒那麼重要(朱泰琅)裡的美術考題,不禁大笑,因為那題目和我今早在侯文詠長篇小說《危險心靈》提供的二題基測練習題一樣荒謬:

    1.下列何者不是孟子講的話?a.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 b.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c. 君子有終身之憂。 d. 捨生而取義者也。

    2.讀完文天祥從容就義一文,你認為這篇文章的風格,用下列哪一項來形容最恰當?a. 文字洗鍊,層次分明。 b. 旁徵博引,說理詳實。 c. 清麗逸俊,語重心長。 d. 浪漫哀怨,扣人心弦。

    唯恐他引用的例子過時,我上網去google了一下。以去年基測的國文題目為例,隨便舉二題如下:

    1. 綠陽煙外曉寒輕」句中兼具視覺及觸覺二種摹寫效果。下列詩句何者也具備同樣的手法?

    a.水清石出魚可數

    b.馳道楊花滿御溝

    c.雲母屏風竹影深

    d.日暖花明梁燕歸

    就算這題答對了,這和日常生活用「國語」溝通,有什麼關連?

    2. 小康正值志學之年,而他的父親甫屆耳順之年。由此可知,小康與父親相差幾歲?

    a. 三十五歲

    b. 四十歲

    c. 四十五歲

    d. 五十歲

    如果是跟人聊天,我聽到「小康正值志學之年」、「他的父親甫屆耳順之年」,我一定會問:「那請問小康和他爸到底幾歲?」知道「志學之年」和「耳順之年」各是幾歲,代表什麼?而且,這題還兼考算術ㄟ!

    其實幾年以前,出於好奇,我曾試做過有一年基測的國文試題。結果是慘不忍睹!

    以前我們那個時代只有聯考,那時應該更是「背多分」!真不知道我是如何一路第一志願由北一女進到台大外文系的。(想當年我大學聯考時應是那年乙組的前十幾名!是我們那時代的教材比較單一化嗎?

    我時常拿自己為例,跟學生說:我從小就很會唸書,可是,現在的我,和你的父母有很大的差別嗎?我有比較「成功」嗎?

    不過很確定的,是我中學生活多采多姿、很快樂,也從沒開過夜車!

    朱泰琅懷疑,台灣的「怎麼學」、「為何而學」兩個問題已經解決了嗎?還有發揮的空間嗎?他認為「當考試制度只有聯考、免試入學兩種極端,或只能在兩者之間來回擺盪時,不管學什麼,恐怕都無法減輕國中生的負擔,甚至還會扼殺他們主動學習的可能性。」

    所以他建議,「應該思考一種平衡兼顧『學什麼』、『怎麼學』與『為何而學』的整體策略,並就此展開多方辯論、探討,才有機會解決當前台灣教育與社會脫節、以及資源配置嚴重浪費的問題。」

    其實除了「學什麼」、「怎麼學」與「為何而學」,還有「怎麼教」、「怎麼評鑑」的問題。

    教改了這麼多年,老師、家長的感嘆都是「愈改愈爛」。但是,我們的政府有聽到嗎?沒有「感同身受」的主因,應該是主事者沒有子女需經過這樣的摧殘~他們的子女、孫輩不是去歐美當小留學生了、不然就是家裡已無這年齡層的小孩了!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善導不是說教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需要什麼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