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太太準備早餐時,岳母在太太身旁頻頻問: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太太起了不耐煩,回答的口氣僵硬了些。早餐做好了,岳母隨手拿起,但沒使用太太事前準備好的盤子,這一回,太太又嘟嘟囔囔了一下,不料岳母生氣說不吃了!踩到紅線的太太,柔緩了口氣、放低了身段,開始向岳母撒嬌,結果撒嬌成功,二人也比稍早更想要對對方好。

    以前,面對同樣的過程,心裡面都會有一些糾結,也往往會擺個臉色給太太看,意思是:「怎麼這麼不小心,搞得大家不得安寧?」有時也會事後「善導」(說教啦)一番,跟太太說應該怎麼聽、怎麼做。當然,心裡不是對岳母沒有意見,只是礙於身份,不方便表達罷了!

    現在,比較懂得輕鬆省力的方法,當下能管的,不過是自己身口意的迴向,而當下能理的,也只是測量自己的信心有多少。造作少了,自然沒急著做些什麼,無論過程如何波濤洶湧,相信最後仍是導向想要對人好的初衷。

    以前,先入為主,不知以為知,走了好多冤枉路,也一直繞不出傳統儒家長幼有序男女有別的關係牢結,自己不真,也不讓別人做自己的最真,誤人又誤己。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張藝謀與鞏俐新片《歸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執政者子嗣不在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