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翻譯自英文版:The ‘Coming Home’ of Zhang Yimou and Gong Li  2014-05-09 Didi Kirsten Tatlow  

    張藝謀的新片《歸來》講的是中國數十年的政治動盪給一個家庭帶來的苦難,以及他們如何(在某種程度上)去克服困難的故事,影片由他的傳奇女星鞏俐擔任主演。據中國新聞媒體報導,影片令史蒂文·斯匹伯(Steven Spielberg)落淚。因《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獲得奧斯卡獎的李安也在接受中國電視採訪時說,影片讓他很感動

    該片將於516日在中國大陸上映,並將在612日和12月分別與香港和美國的觀眾見面。影片製片人、樂視影業首席執行長張昭說,這部情感強烈、細節豐富,充滿政治動盪與歷史沉思的電影,原本打算取名為《團聚(Being Together)》。(影片還會在一些母親節活動中進行公映前的展映。)

    張昭在一次採訪中說,那正是導演張藝謀試圖用影片去講述的。這其實是一個愛情故事。那是最強大的東西了。——小心劇透!——結尾展示了個人忠誠的勝利,流露出對命運乖舛的接受,但他說,這不是政治隱喻。不是中國人被動地接受自己的命運,而是提出活下來的策略——(it suggests a survival strategy — love)我們要怎樣才能克服歷史?“How are we going to overcome history?張昭回答:我們需要在一起。

    張昭說:沒人能擺脫從自身經歷、父母和祖父母那繼承來的東西。那麼你該如何對待歷史?你、整個國家、全體人民如何在歷史中倖存?答案是家庭的愛(family love)

    有了家庭的愛,不論在什麼樣的物質貧困、政治災難和自然災害中,你都能挺過來。這是導演想表達的


    (陳道明飾演「反革命右派」的陸焉識坐牢20年後回家)

    在這部根據嚴歌苓長篇說《焉識》改編的電影中,有許多需要去戰勝的東西。

    故事開始於文化大革命期間,陳道明飾演的男主角陸焉識是個被判入獄的右派。他在獄中共度過了20年。最終回家時,他的妻子鞏俐飾演的馮婉喻在丈夫、女人和她自己的多重悲劇重壓下崩潰了,處於創傷性健忘的狀態。而她的丈夫對她不離不棄。

    在北京的一場試映會中,許多觀眾在電影結束後久久沒有起身,擦拭著發紅的眼睛,特別是年長者。影片非常細膩地處理了變老的過程,這正是其特別突出的一個亮點———在人口快速老齡化的中國,衰老是一大挑戰。

    張昭說,對鞏俐而言,扮演在記憶和健忘之間徘徊的馮婉喻這個角色「是無比艱難的一件事」。

    他說:這與她自己的經歷有關。一直以才貌聞名四方的鞏俐,此次扮演的是一名老年女性。

    鞏俐出生於中國,後來出國定居,之後又回國。張昭在談及這位48歲的女演員時說:她自己也處於那個年紀,因此她對什麼是愛、什麼是家庭有很多體驗。

    鞏俐對我說,藝謀的電影越來越有深度,對她來說,作為一名女演員要演得好越來越難。她說如果她能完成這個角色,她就能稱自己為一名好演員。」

    影片的製片人們希望電影能特別打動年輕人,因為他們認為年輕人不能真正理解父母一代所經歷的。這部電影痛苦又精確地表明,生命的創傷永遠不會過去,只能通過忠誠的愛去管理(the trauma is never over. It can only be managed, through loving loyalty.)

    張昭說,電影還呈現了另外一層含義———導演和他長期以來的搭檔的團聚。兩人曾是影壇情侶,雙方的深度合作始於1987年根據莫言小說改編拍攝的電影《紅高粱》,這部電影讓兩人在國際上一舉成名。莫言則在2012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歸來》在相當程度上是關於鞏俐和張藝謀的,他們作為演員和導演再次攜手。在中國電影界,他們是非常傳奇的一對搭檔。張昭說,兩人在2006年合作拍攝了《滿城盡帶黃金甲》,但那是一部商業電影。

    《歸來》探究的是歷史和社會本身。

    在這樣一個發展中國家,中國人一直與各種災難奮戰———自然災害、人為災難,什麼都有,但是我們中國人會繼續奮鬥。

    20年前、30年前或40年前相比,我們的物質生活有大幅提高,但電影試圖表明的是,不論發生什麼災難,物質貧困、政治災難還是自然災害,家庭的愛對於生存至關重要(that family love is essential to surviving )

    一切都能挺過來,這是導演想說的東西,他說。

    《歸來》將在下週三(514)開幕的坎城電影節上放映,但未進入競賽單元。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紐約時報》駐京記者。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 新片《歸來》,只能說導演張藝謀仍在閃避公民對國家社會的監督責任,忽悠政府專制不可能自我糾錯的致命錯誤,企圖以一種小確幸的阿Q精神勝利法安慰國人,說家庭的愛可以藉由互舔傷口,度過困境,雖也承認生命的創傷永遠不會過去 

    「沒人能擺脫從自身經歷、父母和祖父母那繼承來的東西。那麼你該如何對待歷史?你、整個國家、全體人民如何在歷史中倖存?」答案是「家庭的愛(family love)」。有了家庭的愛,「不論在什麼樣的物質貧困、政治災難和自然災害中,你都能挺過來。這是導演想表達的」。 

    張昭說的過於狹隘。國家社會的進步,有因有果。其因就是公民強力的參與監督與配套的制衡機制,然後才會有國家社會進步的果實。沒有這個因,再奮鬥個一萬年也是一樣。而當西方世界都在人權的保護下,生命力一直爆發、往前邁進。中國導演卻只在探討繼續在歷史中倖存之道,或許是政治現實使然,但聽來令人感到悲哀。只能說這又是一部鼓勵人民不管政治的宣導片,難怪可以在中國上映。(2014-05-13 ) 

上一篇:他們的佛陀聽話的乖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善導不是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