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聯邦調查局統計刑案,分成「暴力犯罪」與「財產犯罪」。暴力犯罪破案率高,「財產犯罪」破案率低,但全國刑案破案率歷年來大多停留在55%左右。

    刑案「破案率」(Crime clearance rate)是將全國「刑案破獲數」除以「刑案發生數」的數據結果,只要敢在數字上動手腳,玩數字遊戲很容易。此處講的破案」僅指案件的偵破,不包括嫌犯的落網。


    點圖片可看更清楚的大圖

    台灣的全國刑案破案率,從2001年的55.25%開始,一路攀升,2004年破了六成,2007年衝破七成,2009年一舉突破八成,達到驚人的80.72%,但灌水的態勢擋不住,2010年起攀高至稱霸全球的的83.27%,其中某些月份破案率還破百,說是因為偵破前幾年發生的刑案,才會出現破案率還破百。這種在民主國家中稱霸全球的數字,跟民眾感受真的有很大的差距。

    破案率最低的是高雄市的68%,達到90%以上的有四縣市:基隆市、彰化縣,及離島的澎湖縣、金門縣,其中以澎湖縣的97%居全國之冠。

    泛藍縣市擅長製造治安數字,刑案破案率比泛綠縣市高很多。

    答案不說破,你也知。

    只提供一些常識:

    案件的發生數可做假,警方曾偵破一個網拍詐騙的人頭帳戶,被害人13名,嫌犯一人,業績卻做成13件。

    報案可吃案。破不了的案件,以大報小;破得了的,以小報大。

    刑案數不正確在前,偵破案件除出來的破案率,只剩下討好與作弊自娛的意義。

    警改會發言人馬在勤律師曾痛批,「用數字管理、量化治安,就是鼓勵吃案!」警政署先提出破案率目標值,台北市接著自訂懲處標準,「根本是外行」,破案率絕不可事先訂定目標值,否則只是「逼」員警為了數字而吃案,不但招惹民怨,甚至鼓勵想升官的警官戮力「造假」。

    台灣的治安數據和治安真實面常常脫節,除了黨政官僚壓低發生數的老毛病之外,也和計算手法有關;警方不僅把逾期遲報、補報的破案數,都納入當季計算,還加計積案的偵破,發生數包含補報數,破獲數含破積案,甚至把賭博、妨害風化、查獲毒品、取締酒駕、交通肇事的案類也統統算進去,這幾類案子幾乎是「發生即破案」,破案率百分之百,如此拉抬,「全般刑案破案率」衝高有何意義。

    台灣警察承受的壓力很多很大,壓力源主要是行政不中立,沒有工會保障。

    警察的勤務壓力多半來自長官要討好政黨,甚至俯首做黨同伐異的打手,加上破案壓力、民代壓力、輿論壓力,警察變成夾心餅乾,日夜被壓榨,裏外不是人。警政署是國家的警政署,本來就不屬於某個政黨,若能嚴守行政中立,警察壓力當可減半

    以太陽花學運言,警察的職責是維護法律秩序,更是維護社會秩序。警察花太多力氣在維護上級長官眼中的威權秩序,失去行政中立。倘警察能把職責定位成維護社會秩序,不與公民運動站在對立面,就不會製造警民對立,社會氣氛想必和諧無暴戾。黃哲翰臉書貼文警察工會與「警察保護示威者」的童話故事》,說到警察是人民的保母,不是政府的打手,人民保母做的事就是守護示威者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午餐後聊死刑存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容易成功的人格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