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袁紅冰安樂業合著《殺佛》,提到中共害怕十世班禪追求藏人的文化復興、宗教復興和政治獨立,陰謀鴆殺的始末。

    西藏本稱圖博,原有自己的文化、種族和宗教,這個與世無爭的民族非常重視精神生活,他們擁有自己的國家遺世獨立。

    1950101日,中共中央發出「進軍西藏政治動員令」,全面以武力入侵圖博,寡不敵眾圖博軍隊於1021日投降。

    1951523日,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的五人代表團前往北京,同中央政府簽訂「和平協議十七條」,解放軍進駐西藏地區。一開始,中共政府與達賴達成協議,在西藏不進行政治制度的變更。

    但中共進入藏區後,就積極消滅藏族的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強迫僧人還俗結婚,希望徹底毀滅千年的佛教信仰(中共是唯物主義無法理解也難容忍別人的靈性生活),不服從的就送勞改,從此地方抗暴運動不斷。

    1959310日,拉薩民眾舉行大規模遊行示威,西藏政府宣布不接受《十七條協議》,主張西藏是完全獨立的。原本和平的示威遊行,中共採取一貫的手法:先主動挑起事端,激化矛盾,為血腥鎮壓製造藉口,以便在鎮壓過程中徹底解決宗教與民族問題。

    拉薩的武裝衝突,中共葉蔭指出中國人民解放軍獲勝,並公佈戰果一舉擊殺八萬七千餘西藏人,中共接著攻擊拉薩"大召寺",擊毀神像,從浮圖中取出經典、聖物,澆上糞便穢物後丟入田野中。迫使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建立流亡政府,跟隨者八萬人,希望保留藏人文化、宗教、政治的命脈。

    在大屠殺和隨後的大逮捕逾百萬圖博人失去生命,死難者超過三分之一人口,1959~1962年中共大躍進漢人餓死四千萬人約佔中國總人口百分之八,東亞大陸淪為鬼域,藏區飢餓而死的接近一半,原因是圖博人更有人性,不願換妻易子而食,不願吃吃過死屍的老鼠鷹鷲。

    1962年就在西藏高原最艱難的時刻,十世班禪向中共提出「七萬言書」,記述中共在滅佛運動、大屠殺、大逮捕、大飢餓過程中,犯下的泯滅人性的「反人類罪行」,他說:雪域被搞成黑地方了,我們死了就像死了狗一樣勿使眾生飢餓,勿使佛教滅亡,勿使我雪域之人滅絕!為祝為禱!他用這柄金剛寶杵敲擊暴政的地獄之門,他曾高呼:西藏曾經是獨立的國家,達賴喇嘛是西藏的國王,西藏人民有復國的權利,西藏必將恢復獨立。

    他深知失去祖國就意味著失去一切,把國門的金鑰交給中共,就等於讓魔鬼的鐵手扼住了藏人命運的咽喉,把決定自己政治命運的權力交給中共,換來的不是和平,而是亡教滅族之災,中共的政治法律框架內,只有奴役沒有自由,西藏復國是藏人免於滅族之禍的唯一之路,也是藏傳佛教在雪域高原復興的唯一之路。他抱定「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菩薩大悲願。

    他立即被逮捕批鬥,被指控為「反人民、反社會主義、蓄謀叛亂」、「最大的反動農奴主之一」並被剝奪了一切職務。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後,十世班禪受到迫害入獄,直到1977年獲釋(毛澤東死胡耀邦上台)。出獄後軟禁北京到1982年才得以再度回到西藏,十世班禪被恢復職務後,在西藏實施了一系列藏族文化、教育、宗教、語言、習俗的重建與改革,得到了許多圖博人的愛戴。

    1989128日凌晨十世班禪突然心臟病發死亡(得年51歲),引發了許多傳言和猜測,袁紅冰安樂業根據史料與訪查包括「太子黨」相關成員,認為十世班禪死於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暗殺,這場行動是經鄧小平拍板,並交辦給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胡錦濤、共青團西藏自治區委副書記胡春華的祕密暗殺(特別處置)行動。該書批判中共政策下藏人亡教滅種的文化危機,並讚許十世班禪是當代西藏佛教復興運動、西藏文化復興運動、西藏復國運動的精神領袖和發起人

    十世班禪過世後,繼任的十一世班禪中共就自行決定了,完全斷絕圖博人的後望,加上侵占後的不斷移民,目前藏區漢人已超過圖博人,徹底改變雪域的風貌。

    中共最近大力用經濟入侵台灣,希望達到政治併吞的目的,台灣人要有高度警覺心,記取圖博的教訓,才不會讓台灣成為另一個被併吞的國家,讓全世界華人失去對自由民主的信心。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寓教於樂的世界和平遊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午餐後聊死刑存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