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說,她之前有幾次去大學通識課作演出講座,也覺得蠻困難的,很多學生是冷漠的,自己好像也找不到可以跟他們互動的切入點。現在的大學生,處於被過度餵食資訊、所以也不太珍惜的狀況,而且,他們表面上看似有很多選擇,實際上根本沒有選擇,以我另一位友人任職的國立大學的通識課為例,因為課表都排得滿滿的,學生們要選哪門通識課,早就被決定了。這樣,大學生跟國高中生,有什麼不同呢?

    自己很幸運,大學在美國念,不管是通識課或主修科目,都是自己選擇的、上起課來很有動力,絕對不會有怪教授浪費我時間的情況,但現在台灣大學中的通識課,幾乎淪為「營養課」,意思是,只要有上就會過,而且分數不會太差,所以,越「營養」的就越熱門。每學期末,學校會讓學生對老師作評鑑,而評鑑的結果還會影響下學期這門課是否開得成。這種讓學生和老師相互牽制的做法,讓大家看似有自由,但其實都沒有自由,都被綁架了,很被動地做著自己不想做、又不得不做的事。

    民主就是「請讓我決定。」光從大學生的處境來看,就知道我們離真正的民主有多遠。

    民主不只會帶給社會活力,更能夠喚醒同理心。

    因為,當你有決定權,你自然會關心,會投入,不是「被選上」才有權力說話。台灣政治不鼓勵直接民主,加上政黨都有列寧幽魂,都想以黨領政,文武官自然唯上是從,缺少主體性。

    多一點直接民主,就多一點參與的熱情。資源是共享的,你自然會看到「每個人休戚與共、你的困難和我的困難不可分割」。

    相反的,在一個凡事「被選上的」說了算,人民無法參與討論、也沒有決定權、空白授權的政治體制下,人們被迫接受扭曲壟斷的選制,被迫接受惡法亦法、「依法行政」就是「法治」,被迫接受政府可以違憲濫權、自由只是政府的恩賜,被迫爭取政黨與財團分贓後剩下的有限資源,於是官大學問大、自私自利、自求多福、把不平等合理化的歪曲價值觀,充斥整個社會。


    普世價值 / 教育現場

       

上一篇:媽媽口中的「賊仔政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寓教於樂的世界和平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