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口氣讀完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的「少年台灣史」,看完除了讚嘆禮敬就是掩卷長嘆,台灣今日的紛亂都是因為不知台灣史,沒有凝聚台灣的共同意識,才會不知如何規劃共同的未來,衷心期盼每個台灣人(不管先來後到)都可以看到、聽到屬於我們的共同故事。

    周教授非常淺白詳實的文字配上許書寧的圖畫很容易閱讀,他說:了解臺灣的歷史,必須「從頭講起」,從頭了解起,我們的視野拉長、拉廣了,然後當我們回頭看這個島嶼的歷史,才能更真切地感受到它的獨特,進而珍惜它的多樣性。歷史需要的不是記誦,而是思考和理解。記誦的歷史,考完就忘記了,自己思考和理解過的歷史,成為你對過去的認識,也會幫助你了解現在、面對未來。

    凡走過必留下足跡,值得現代人警惕,描寫到二二八時,文中提到二二八事件包括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2/28~3/8中午,前面八天半主要是群起抗暴、本地菁英和陳儀談判,面對越來越嚴重的軍民衝突,本地菁英迫切感覺必須出面解決問題,在陳儀同意下,3月2日成立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一方面呼籲民眾冷靜、避免流血,一方面談判要求政治改革,陳儀表示樂意接受,並聲稱七月實施縣市長民選(事實上3/2就秘密打電報要求蔣介石派軍隊鎮壓);3/8~5/15是中央派軍隊來台血腥鎮壓,長達兩個月又一週,台灣的優秀人才:小說家、美術家、教育家、實業家、民意代表、醫生、法界人士、報界人士、地方仕紳、原住民菁英、維持治安的學生、無辜民眾…遭槍殺,依行政院報告死亡人數在一萬八千到二萬八千人。

    本地中壯菁英和青年死傷慘重,台灣人嚇破膽,從此害怕政治。加上白色恐怖1949~1987長達38年,直接受難超過兩萬人,遭槍決二千到三千人。台灣人對政治的恐懼和冷漠,是二二八陰影與白色恐怖還沒有過去的明證。

    因為我們沒有真正面對這段歷史,轉型正義有五項必要工程1.究明真相2.釐清責任歸屬(追究責任)3.道歉、補償、立碑等4.提供受害者傾訴平台5.確立能夠防止再度發生的機制。我們沒有真正轉型(國家機器依然控制在一黨、一群人手上,國家不是中立,不是為人民存在),所以正義還沒達到,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加害者還供在神聖的廟堂之上,加害者還坐領豐厚退休金,子女也還得到餘蔭。

    沒有反省的歷史,我們不可能建立價值、革除錯誤,只會積非成是、隨波逐流,失去主體性。只要不願面對獨裁的過去,獨裁就不會消失,不公不義就會一直是現在進行式。

    延伸閱讀:

    新政府撥亂反正?還是歷史教育大復辟?──高中歷史課綱要改成怎樣,請大家來關心!(周婉窈)

    「黑箱大改」的臺灣史課綱,為何非抵制不行?(周婉窈)

    史記文化高一臺灣史教科書的前因後果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影響了幾票「民主與自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媽媽口中的「賊仔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