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有一個學生說,小時候父母不讓他踢足球,他很生氣很難過,現在長大了,他想練習也來不及了,因為足球是要從小學起的。我問其他同學,可不可以給他什麼建議,同學說:多試試不同的東西。我說:對啊,可能是你現在學習的東西,你不夠喜歡。他想一想,點點頭。我接著問大家:如果他是你的好朋友,你有沒有什麼想要告訴他的?一位同學說:加油!請那位同學看著他的眼睛,再說一次:加油!同學很配合地做,他的眉頭突然鬆了,笑得很靦腆。

    表面上是一位同學的困難,但其實,這也是大家共同的困難,不是嗎?

    想到昨天聽到的講座「知量 vs 無力感」,我們從小到大的教育,讓我們常常在想那些不能改變的,周遭有很多可以做的,卻看不到、也不去做。除非是符合主流價值、幸運的佼佼者,不然,我們會常常覺得,理想跟現實,是永遠無法趨近的兩極。

    晚上,老師來訪,跟我們一起用晚餐、交流、做定課,他是南投鹿谷的農家子弟,有著天生的謙虛、開放、與真誠,也算是主流社會定義的成功者,但一個晚上下來,他說了好幾次「那沒辦法」、「就是這樣」…,都是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所以說,台灣社會最大的聲音是無力感。這真的是一個大多數人沒有信心的社會啊!

    因為對現狀很無力,就會去美化過去那個「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他說,台灣現在沒有政治家了,反而是舊國民黨時代,比較有長遠的規劃,有李國鼎孫運璿那樣真正的政治家。

    這個理論,聽過好多次了,我們沒有直接反駁這個說法,只是提醒老師那時候的全球產業佈局,跟今天大不相同,那時候中國的廉價勞工沒有開放,台灣的加工出口區,是歐美國家的廉價勞動力來源,那可是個客廳即工廠、只要努力就有錢賺的時代,同時,蔣政權還有大量的美援。因為有錢,台灣人對未來有種樂觀的自信。

    台灣早就沒有那種優勢了,年輕人就算工作也不見得能養活自己。我們卻還是耽溺在亞洲四小龍那種不是光榮的光榮,想繼續依賴廉價勞力、政策優惠、環境破壞來賺錢,不去思考產業的升級和轉型。那代表,經濟力,並無法帶來對生命真正的信心,台灣人之前的信心是假的,經不起考驗。

    什麼才會帶給人民信心?UC Davis三年前有學生發起示威抗議,被警方噴了辣椒水,後來,法院判決警方執法過當,每個學生都收到三萬八美金的賠償(一人可以買一台賓士車!)。

    在這樣的國家生活的人民,比較不會有無力感,因為,行動是有用的,該做的就會去做。反觀台灣,人民跟政府打官司,90%都是政府贏,選制不公平,罷免、公投門檻超高,那我們還要告嗎?還要玩嗎?

    美國國會有監察權、彈劾權、調查權…這才叫立法權,但是台灣的監察、彈劾、調查權,都在行政權底下,行政權有可能會自己調查自己嗎?台灣好多法律都是兩蔣時代制定的,非常落伍。(呂秋遠律師臉書:十大應該廢除的刑法條文】只是其中幾個例子。

    今天台灣的問題是,很多人沒有去做最基本的容忍、包容、尊重、愛,對別人的痛苦無感,內在裝了很多剝削壓迫別人的觀念,框框一大堆。其實,人與人之間只要將心比心,就可以看到:佔領忠孝西路的反核人士,絕對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而是根本沒有正常、合理、有效的管道,可以跟政府商量。

    那些責罵抗議民眾破壞秩序的人,看不見政府才是最大的體制破壞者,政府耽誤的時間、浪費的錢,遠比抗議者多更多。

    以上這些都不是知識,只需要常理,只需要平常心。我們的知識(認為政府可以犯法、人民不可以)反而障礙了我們,腦子理裝著這些知識,還不如通通不知道。一般人缺少的不是正確的資訊,而是態度,如果你跟某個擁核人士說他的資訊不正確,他還可以搬出更多的資訊來反駁你,就像江宜樺馬英九,你跟他講知識,比不過他無法無天、瞎掰硬拗的。

    所謂的態度就是,有沒有向世界打開?如果對方說:「我們的教育制度就是這樣…」,那我就回到完全不知道、重新來思考:「教育到底需要什麼?」

    公民意識就是天真、好奇,不是有沒有知識、而是有沒有被嚇壞,是不是被嚇到不能思考、不靈活了。

    其實,全世界問題都可以還原到你跟我的問題,一領一是最容易管理的。推翻馬政權不是不能做,而是你要知道自己的「量」,「量」就是你的談吐與人格魅力,你能夠帶動的人有多少。

    知量,並不是獨善其身、不管別人的苦難,知量的意思是:在每個說、想、做,都練習不增不減。這個時代資訊過多,我們要幫助彼此省力,很多話是不用講的,多講了反而離離落落、無法聚焦,很多互動是錯誤的,話多了反而製造無謂的衝突,減少彼此往來的機會。

    每次互動最好是短打,不要拖太長。我們很容易戀戰、執著,談話不投機,卻勉強要變成投機,其實,真正的好友是一見鍾情,我們要鍛鍊一見鍾情,靠的是你的氣質給人家的引力。

    不管你是想改變你的配偶,或者想推翻國民黨,就要在身口意上的精準度尋伺琢磨,能講3句就不要講4句,多說、少說一句話,都要去檢討;對方的反應你要夠敏感,否則有可能破壞下一次對話的機會。就這樣不斷在身口意上「斤斤計較」,你一定會進步的。像夫妻關係本來就不用刻意經營,感情是自然的,可以改善的只是自己的柔軟清明。小孩你管不了,也很正常!可以改善的是自己的冷靜與欣賞。個人的困境,大部分屬於你撈過界了,其實不太苦。真正的苦,是世間的苦難,全世界的人都是家人,我們要盡力去預防戰爭、核災所帶來的苦難。

    如果感覺到無力感,就是你的身見(人我分別)出現了。林義雄先生絕食的時候,你感到難過、擔心,因為,你沒有進入林義雄先生的心,如果你是林義雄,你不會難過、擔心。你只是做最真最自然的自己,不是什麼都不做不說,是做你能做的,有做就不會有無力感。

    信仰就是:你已經有的,就夠了!老天不會給你承擔不了的負荷。

    信仰就是:你真的很會善用你有的。好好覺知你的心跳、呼吸、態度,對方大聲,你可以輕輕地說:我還沒有重聽耶…

    信仰就是:你就是我,我相信我們是連結的。

    你已經有的,不需要背誦,你會想不起來的,都是知識,如果是你生命裡的東西,怎麼會想不起來!你生命裡的東西,不會遇到一個困難就被擊垮了,如果擊垮,就是你的「我」跑出來了,忘記我們是一體。

    你唯一要挑戰的是,你自己的一領一,你到底影響了幾票「民主與自由」?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從影響一個人起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讀台灣史,凝聚台灣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