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參加公民佛教法會,主題:「知量與無力感」。

    什麼是台灣最大的聲音?就是無力感。 

    無力感來自於不知量,不知量的問題出在生命力(氣力)的管理不當。只要生命還在,永遠有許多事情可以做。

    例如醫生宣告口腔癌末期,你仍然有事可以做,只要呼吸還在、心跳還在,有什麼就注意什麼,呼吸沒了還可以注意收縮膨脹。知量就是隨時隨地回到當下可以做的因緣,做當下可做。

    如果沒有因緣一領一就先回到自己,管能管的,理能理的,把自己身心調好、管好…不要想一下子就想要去改變對方,有因緣一領一才來改變對方,要改變國家,也得先從一領一開始做。

    整場法談主講人善巧地開示問答,四兩撥千斤地為同修們解惑。主講人說不要被知識所惑,有基本常識即可。輕鬆的說,把說話練習到精簡扼要,不增不減,說得剛剛好,最好不要講得心浮氣躁、面紅耳赤。

    例如,跟基督徒談事情,不一定要談你記不住的「十誡」,可以談什麼是基督的「愛」。談談耶穌基督對同志婚姻的看法、對兩性關係的看法。有因緣就繼續談,深入談,沒因緣就暫停,留待下一次的因緣,談各種問題可依此類推,輕鬆地談,用常識即可,不需要有高深的知識。像鳥籠公投、核能安全、黨紀凌駕民意、黨產左右選舉、國共兩黨都主張統一,這些都早已不是知識問題。目前決定台灣生死存亡的全是常識問題。

    例如:台北市長誤導市民說佔領忠孝西路是「劫機」,主講人說劫機是「格殺勿論」,郝市長敢辦嗎?廣大市民竟都能包容郝市長的戒嚴論述!

    有人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所以,台灣跟中國分久必合。主講人說夫妻關係也是這樣嗎?(眾笑)

    我們在台灣有真正的自由嗎?我們有自由知道台電王國每年的帳嗎?我們有自由知道每年政府怎麼花納稅人的錢嗎?我們有像2006年紅衫軍那樣擠爆台北街頭、SOGO門口、頂好商圈、癱瘓捷運,「天下圍攻」,在國慶大典上「全武行」示威的自由嗎?

    有權無責的總統不必向國會報告,國會沒有調查權、彈劾權,要如何制衡行政權?黨紀凌駕民意,國會如何受選民委託立法廉政署球員兼裁判,檢察官聽命於行政上級,要如何打擊貪腐濫權?

    有人說台灣人民可以罵總統不會怎樣,所以台灣是自由國家。但台灣總統犯法,誰可以調查、彈劾?罵總統他置若罔聞,即使聽到也不理你。這不是苦民所苦,他做什麼都不用負責,無感也無情無義。

    美國的人民與政府打官司(行政訴訟),有50%的勝算;台灣人民跟政府打官司只有10%以下的勝算,台灣的司法是壓制人民跟政府打官司的。鳥籠公投法是在防止公投、不是在促成公投。

     

    3年前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學生被鎮暴員警噴點辣椒水,各獲賠償三萬八千美元,等於每個學生賺到一輛賓士車。

    我們可以做的是透過身邊因緣做一領一的分享,幫助更多人多點常識,認清真相,在每一次的選舉中不要被迷惑、不要再把投票當空白授權,不要再把票投給專制的政黨共犯。

    做到知量,管能管,理能理,主講人一再講「自由是行所當行、言所當言、思所當思,不受威逼利誘」,管理好生命力(氣力),永遠不會無力感,永遠可以向前走,永遠有希望。

    延伸閱讀:

    林鈺雄/驅離集會的國家暴行—以法律之名?

    當有人還是站在高牆上指責「少數人別來亂」時,就讓雞蛋飛一會兒吧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族群對立怎麼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人揹不動的政府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