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到電子報上醒目的標題:『教授A計畫!假發票風暴席捲全台上百系所』
    沒看內容就已經知道怎麼回事,再看完三大頁的報導,記者配合檢察官和調查局的演出,寫了一篇好像是揭發學術黑暗面的文章,似乎是在為人民的荷包把關,其實這裡面的用意很明顯,就是要挾持這些知名的教授,一般學者,尤其是國外回歸的,比較不會屈服在國民黨的威權下,藉由這樣的教訓,讓他們乖乖聽從國民黨當權的要脅。在網路文章下的回應有一篇最為詳實,用英文寫的,大意是:
    「說直接一點,這些教授受政府(國科會)支助經費,由他們幫政府的政策做說客來回報,所以他們並不需要做學術研究,這些研究經費其實是用來收買知名教授的。這種拿假發票報帳的方式由來已久,根本不是新聞。」
    再看看報導的重點:
    檢調深入高等學府校園大搜索,陷入假發票、真A錢風暴,牽扯所及竟達上百個系所!檢察官已將傷害控制在最小範圍,畢竟社會要培養一個教授並不容易。但是,這一搜,還搜出學術界不能戳的祕密——國科會與學術界聯手,揮霍人民血汗錢! 不僅補助研究計畫經費浮濫,預算浪費也屢見不鮮;即便是監察院糾正案的常客,國科會也從未進行內部控管和檢討。(牽扯上百個系所就只找台大、政大、台師大將傷害控制在最小範圍。預算浪費,國科會沒錯,是全國百所大學教授貪污A錢?這是警總復辟嗎?)
    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楊治宇證實,「這是第一波,學術界這個問題由來已久!但學術界一直不正視這個問題。」(問題由來已久,豢養你們的主子可曾正視這個問題?請教教我們學術界怎麼正視這個問題?)
    檢調單位進一步表示,26日應傳訊23名教授,除一人出國外,剩下22名教授,可以分為交保與飭回兩種情形,「會交保的就是用假發票,拿補助款去買洗衣機、冰箱、液晶電視、電腦、腳踏車,而且都放在家裡,屬於私用,這不僅是涉及假發票偽造文書,還有貪汙的問題;另一種是用假發票買設備或沖銷研究經費,放在研究室,這部分我們放寬標準,當他是公用,就單純以偽造文書罪嫌偵辦,如果認罪,未來有機會以緩起訴、罰鍰等方式處理。」檢方指出,檢察官其實已經將傷害控制在最小範圍,因為政府要培養一個教授並不容易。(一派威權的口氣,講的是人話,做的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仗勢凌人,莫此為甚。)
    因此情節較輕,還能認定是因公使用而觸法者,包括台大電機系教授陳志宏、台大獸醫系副教授葉光勝、台大神經外科醫師王國川、台大農藝學系兼任教授謝英雄、政大新聞系教授徐美苓、師大生命科學系教授黃生等17人都在檢方複訊後飭回,幫他們保留顏面。(這些被點名的可真的是保留住顏面,或許尚稱配合吧?另外五個人大概是死不認錯的,只等被嚴刑逼供了。)
    法務部高層與調查局官員都指出,「這一波大學教授利用假發票核銷國科會等單位研究計畫補助款的情形,大約牽涉到全台灣大約一百多個系所,有些已發交其他地檢署負責,但以台大最嚴重,而且發票的主要來源幾乎都是同一家公司──元霖企業。」
    (這些一百多個系所大學教授還真是一掛的,全都知道要找元霖企業。)
    我以前任職的公司就曾與某大學教授合作向國科會申請研究經費補助,後來才知道研究根本沒有進行,卻由我們工程人員固定提進度報告及發票,給該教授向國科會申請經費。可見國科會補助經費的程序是很有問題的,簡直是一點查核和監督的能力都沒有。
    其實黨國體制是貪污腐敗的真正根源,因為國民黨繼承的是戒嚴體制,缺乏人權與民主法治的信仰,開口閉口「依法行政」,其實是納粹德國及中共式的「依法而治」(rule by law),與歐美國家所謂的「法治」(rule of law)大不同,台灣人所受的教育是法西斯、列寧式的「依法而治」,這種「依法而治」是用「法治」包裝的集權統治:「律民以法、治己以人」,法律只用來整肅異己,不是用來約束自己,注定是濫權瀆職、循私舞弊,造成專斷與特權,這就是以黨領政,一黨獨大的本質。
    國民黨的千萬億黨產不就是在這樣的體制運作下生出來的嗎?他們用這些貪瀆來的民脂民膏,收買媒體和作票、買票,以取得政權。他們為了籠絡學術界,運用國科會的經費來收買這些知名教授,在這樣的體制下被貪婪與腐敗污染的學術界,也有部份教授不願意受其操控為其發聲時,他就利用檢調系統在總統選舉前收集相關資訊,然後在選後進行清算。
    看看愚民教育下的依法行事,看看我們這樣的蠻橫政府,把人民當法治白痴騙!孰令致之?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緬懷李臨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踐踏司法不是我